章節目錄 第228章 演一出戲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第228章 演一出戲

    猶如晴天霹靂,沈清竹雙眼冒火,立即就有了想殺人的沖動。

    窗戶大開著,原來是何錢見沈清竹在砸門了,嚇的趕忙跳窗跑了個沒影。

    望著那大開的窗戶,青山綠樹,哪里看的到半個人影!

    沈清竹撒腿就要出去找那王八蛋算賬,李香草虛弱地喊住了她:“清竹……別……別去!”

    沈清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李香草的床前的,她看到李香草的上衣褪到胸前,上頭的斑駁吻痕。

    還好,下頭的衣裳雖然凌亂,可是卻完好無損的穿在身上,此刻她的眼睛沒有一點的神采,就這么淚眼婆娑地望著沈清竹。

    看到這一幕,沈清竹的心臟一陣一陣抽疼。她忙打開被褥,替李香草蓋上那狼狽的一幕。

    看到李香草那無神狼狽的樣子,沈清竹的眉頭深鎖在了一起,內心狂暴的怒氣讓她捏著被褥的手猛然一攥,頓時……

    身上彌漫出一股駭人的戾氣:“姐姐,你告訴我,是哪個王八蛋?我要殺了他!”

    沈清竹身上有駭人的戾氣,就像是從地獄里頭爬出來的惡魔。

    可是李香草卻一點都不害怕,這是解救她生命的救世主,保護神,她不怕。

    她突然,用那只枯瘦的手緊緊地攥住沈清竹的臂膀,虛弱卻哀求道:“清竹,不要去,算了吧!我……我沒事!”

    話雖然這樣說,想到自己差點被何錢強暴,李香草還是害怕的渾身發抖,就算蓋了褥子,可是整個人依然如篩糠一般,狠狠的抖著。

    “不要去……不要去!”李香草無力地重復著同樣三個字,看著沈清竹眼中的怒火苦苦地哀求。

    今日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李香草恨不得上吊自盡,可是,她還有疼她的丈夫,還有一個家,何錢沒碰到她什么,她還是清白的!

    “我還是清白的,別讓……其他人知道……好不好?”似乎看出了沈清竹眼底的猶豫,李香草再次說道。

    沈清竹這才陡然明白,若是她就這么追出去,追上了那個人又如何,到時候,害的還是李香草!

    女人的名節大過天,若是讓人知道李香草被人欺辱了,那她今后……

    沈清竹連想都不敢想,拉了拉李香草,說道:“好,我不追,不追!你快起來,穿好衣裳,快,待會肯定會有人過來的!看到這里這個樣子,別人會懷疑的!”

    沈清竹剛才聽到那聲凄厲的喊救命聲,那周圍的村民肯定也聽到了。

    還有沈清竹砸門的聲音,那些人估計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待會肯定都會過來的!

    若是看到李香草狼狽地躺在床上的樣子,誰都能猜出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李香草依言,忙抹干凈了淚水,從床上爬了起來,換了一身衣服穿上,還帶了一條紗巾,將脖子上的吻痕給遮住了。

    而沈清竹也沒忙著,將房間里頭的東西,能翻的都翻了,柜子里頭的衣服,床上的被褥,還有柜子里頭的其他玩意,全部都胡亂地丟到了地上。

    見李香草穿好了衣裳出來,沈清竹沉聲:“姐,哭!”

    李香草見里間這狼狽的模樣,立馬就明白了沈清竹的意思,她心中悲愴無比,想到自己竟然被其他男人欺負,這心中的委屈和羞辱如排山倒海一般呼嘯而來。

    她一屁股坐在凌亂的雜物之間,哭天喊地痛哭起來:“哪個天殺的,偷錢竟然都偷到我家里來了,可憐我男人不在家,你們這些短命的偷子就這么欺負我一個弱女子啊,我不活了,不活了!”

    李香草的話音剛響起,就從外頭傳來問詢聲:“鐵柱家的,發生啥事情了?你家這門是咋的了?怎么鬼哭狼嚎的呀!”

    來的還真夠快的!

    沈清竹都來不及喊他們進來,那群唯恐天下不亂的村民們蜂擁著全部都涌了進來,一個個睜大了眼睛,等著看好戲呢!

    到了里間,還沒來得及看,就見到處一片狼藉,被褥、衣裳,凳子椅子桌子凡是能翻動的東西全部都被翻的一團糟,屋子里像是被人洗劫了一樣,到處狼藉不堪,而李香草就坐在這一片狼藉里頭,哭天喊地,哭爹喊娘。

    眾人都朝李香草看去,希望在她的身上發現點什么。

    “香草啊,你這是咋的了?這是誰欺負你了呀?”

    “就是啊,我們剛才聽到你的尖叫聲,還有咱們的聲音,我們還以為你出什么不測了呢!搞的我們跑的比兔子還要快,生怕你出事了!”

    有人惺惺作態地說道。

    沈清竹一直冷眼旁邊,雙手環臂在一旁冷冷地看著。

    這群人賊眉鼠眼,不懷好意地往李香草身上瞅,看那個樣子,像是要看清李香草有沒有受委屈一般,一個個眼睛里頭都透著不懷好意地光。

    這哪里是來關心李香草有沒有出事的,這是來瞅李香草出了多大事的!

    “嘖嘖,我說香草啊,你說你一個婦道人家,怎么會出這樣的事情啊?那個偷子長啥模樣啊?沒有欺負你吧?你說你一個嬌滴滴的婦人,你家鐵柱怎么就忍心放著你一個人在家,自己外出做事哦!”

    花婆子是個唯恐不夠熱鬧的人,率先嘖嘖嘆道,不死心地還往李香草的身上瞅:“你說你一個人的,還不知道那偷子作出啥見不得人的事情來了!”

    花婆子像是在為李香草鳴不平,可是話里話外,字里行間,無非不是在暗諷,你李香草一個人在家,這家里頭又弄的那么亂,誰知道那偷子是偷了東西了,還是……

    偷了人!

    圍聚在一旁的那些婦人和男人一個個都“憐惜”地望著李香草,眼睛跟釘子一樣釘到了李香草的身上,一個個像是透視眼一樣,恨不得扒光了李香草的衣服,看看里頭有沒有偷人的罪證!

    沈清竹冷笑,這些人,還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亂。

    而李香草則不由自主地抖了抖,心里頭一陣后怕!

    剛才,要不是清竹當機立斷弄成了這幅模樣,怕是這群人沖進來看到剛才的那副模樣,還不要弄個鑼鼓喧天!

    她還有臉活下去嗎?

    李香草心里頭暗暗發抖,而沈清竹則從屋角緩緩地走了出來,一臉的陰沉。

    剛才沈清竹站的地方,正好就是沒有陽光照著的屋角,這些人剛才從外頭進來,一心就是要看李香草狼狽的模樣,誰還會注意到屋角里頭還站個人。

    沈清竹緩步走了出來,看著花婆子冷冷地說道:“花婆婆,我一個大活人站在這里,不是人嗎?”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