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章:布局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雖說心里明白打架是不好的,但劉華星騎車回去的時候心情還是舒暢得不得了,因為有些東西他就不是對錯能衡量的。

    小時候老師都說好孩子不能打架,出了什么事要告訴老師,但事實是告訴老師屁用也沒有,挨了打再告訴老師只會顯得像個loser,而且只會引發打人者的報復。

    他還記得自己小學的時候,他有一次被班上的同學打哭了,他老爸來學校接他回家的時候訓斥道:“你也打回去啊!”

    那時候他單純的跟他老爸說“老師說好孩子不能打架”,現在想來他老爸說得才是正確的。打架是不對,但逃避面前的難題就對嗎?

    作為男人,有的時候有些問題就是不能逃避,哪怕是錯的也要迎刃而上。尤其是在面對欺凌的時候,越是逃避欺凌就越是會找上門來,告老師只會讓欺凌一而再再而三的持續。

    這一架打得劉華星其實也沒那么好受,他的拳峰現在疼得厲害,畢竟小孩子細皮嫩肉的,這個身體沒有經過專門的鍛煉,強烈的碰撞讓他的皮膚也出現了磨損,而且全身的肌肉都一陣軟弱無力,回去得好好拉伸一下,否則明天肌肉會酸痛得受不了。

    騎著車,感受著這夏日的熱風,劉華星的思緒突然有點飄遠了。

    年歲太久,他已經想不起來自己這個時候在家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只隱約記得他們家現在還住在老房子這邊。而在十年后,他們家這邊的老房子已經拆遷還建,而他們家也搬到了新房子里。不過這其中的過程頗為曲折就是了。

    那幾年是苦了他老媽盧靜,因為家里的存款不夠,只能在三環之外的位置買了一套房,他爸廠里在那邊有班車接送基本沒受到影響,但他媽要從那里趕回來上班,就只能每天早上五點多起床六點多趕車回市中心上班,晚上七點才能回,吃完飯九點鐘就又要睡了,每天累得連話也說不了幾句。

    這之后老房子拆遷還建了,他們一家人才把那三環外的房子賣了住回了市內,一家人的日子也才終于好過了一些,但這一切都是他母親辛辛苦苦的一點點的熬出來的。

    劉華星心里實在是心疼他老媽,所以這次回來之前他也做了一點準備。他特意記住了回來之后的某一期的雙色球頭等獎,然后準備視情況買號。

    這年頭的房價還沒有那么夸張,大概三四十萬能買上一套地段很不錯的大房子,所以不需要中五百萬,二十萬就行,一等獎買個兩三注應該差不多,中了五百萬容易惹得賊人的惦記,也會讓他爸打多余的那筆錢的主意。

    他爸這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歡炒股票,賠了一次又一次還學不聰明,有點閑錢就往股票里扔,給人家做慈善。所以二十萬這個數目剛好,拿來付了房子首付,貸款還個幾年就能還清。而中個五百萬,可能反而會讓他們一家人變得不勞而獲。

    反正,有了讀檔的能力和這一身的本事,劉華星覺得賺點錢應該不是難事。

    回到家樓下,劉華星抬頭看了看這破舊的六層老胡同,心里也是感觸良多,這個紅磚房已經快要從他記憶里消失了,但盡管這片小區里的樓房又臟又破,卻是他長大的地方。

    一邊懷念著自己的童年,劉華星一邊上了樓,穿過黑漆漆的樓道,回到家的時候剛好是六點差五分。現在還是暑假的補課,下午五點放學,他正常的回家時間差不多是五點二十,但是今天跟這群不良耗了這么會兒浪費了不少時間,所以拖到快六點才到家。

    “哎喲,今天去哪了?真是的,這么晚才回,也不給家里打個電話!”這時候,一個身材略有些發福、氣質特別溫柔婉約的女人迎面上來,掐了掐劉華星的臉訓斥道。

    劉華星都快忘了自己的父母這個時候的樣子了,他們也曾經如此年輕,而在十年后卻蒼老了很多,這種鮮明的對比讓劉華星感觸良多,他連忙眨了眨眼把眼淚憋了回去,然后咧嘴笑道:“媽!你真漂亮!爸也很帥!”

    “嘖,臭小子又想買什么了?”劉華星他老爸劉學斌沒好氣道,但還是被他逗笑了。

    “爸,以后我每天幫忙做家務,給我十塊錢零花錢可以嗎?”劉華星笑著問道。

    劉華星所在的北常市是一座二線城市,十年后也還是二線城市,所以這個年代一個月四千已經算是高收入了,一天十塊零花錢對于十年后的孩子來說也許都不屑一顧,但這會兒確實不是個小數目。

    劉華星就算有知識,但到底只是初中生,所以零花錢對于他來說很有必要,通常家里一天只給他個三五塊吃飯,但這么點錢也就夠在外面吃個早餐,哪還有多的錢去買彩票呢?好在他這個時候比較懂事,成績也挺好的,家里人都比較慣著他。

    “行,但那你可得多做一點,就敷衍著拖個地掃掃地可不行。”劉學斌吃著菜說。

    “嗯!洗碗和倒垃圾也都我來負責,這樣總可以了吧?”劉華星輕撫著面前這張舊桌子,感受著那熟悉的手感和氣味笑道,他在這張桌上吃了十幾年的飯。后來搬家的時候,因為桌子實在是太過老舊,在搬動的途中給碰壞了,但這張桌子是他外婆留下來的。

    “可別耽擱了你學習!”盧靜皺眉嚴肅的說:“你現在馬上初三了,開學之后有晚自習,多給你點零花錢也是應該的,家務事媽來做就行,你好好學習,千萬別落下了。”

    “沒事媽!我來做,不會耽擱學習的。”劉華星自信滿滿的說。

    “這個星期天媽要過來吃飯,去買點菜回來吧。”劉學斌這時候向盧靜小聲叮嚀道。

    “嗯,知道了。”盧靜應了一聲,而劉華星則是深呼吸了幾次,心里好像被挖了一塊:他奶奶這個時候還活著。

    他奶奶在他大學畢業后工作的那年,因為突發性腦溢血去世了,在病房里搶救了好幾天,但癥狀太嚴重,不在儀器的輔助下就沒法維持生命,而且也沒有好轉的希望。加上在重癥病房里一天一萬多的醫藥費他們家也實在負擔不起,最后他爸只能做出決定。

    在那之前劉華星從來沒想過,人生最艱難的決定會是一根管子。

    他奶奶這個人有些固執,和他爸媽也經常爭吵,脾氣有些倔強和孤僻,但對他特別好,退休之后也還是出去做些清潔工作,只為了能給他買些他喜歡吃的東西。

    他奶奶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他結婚,然后抱上重孫子,只可惜到了最后劉華星也沒滿足她這個愿望。而且諷刺的是,在病房里他奶奶生命中最后的那一周的時光,是劉華星陪她陪得最多的一周,這讓他特別愧疚。但是現在他奶奶還活著,這次他一定要讓她奶奶看到他結婚生子。

    他們家就是這樣平凡而又幸福的一家人,雖然沒什么錢,但也沒什么矛盾,一家人相親相愛,倒也是不少人羨慕的美滿家庭。

    吃完飯,劉華星洗了碗,因為這年頭電腦雖然已經不稀奇了,但也不是家家戶戶都有的,所以娛樂也就是看看電視而已,但劉華星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今天剛跟一群不良打了架,他就只簡單的做了一下拉伸,緩解肌肉的疲勞避免明天全身肌肉酸痛。

    接著他就早早的睡下了,第二天早上六點準時起床,下樓在小區的院子里慢跑了四十分鐘,回到家洗了個澡,然后買了早餐,騎著自行車向學校趕去。

    還沒出小區,他就看到了一個留著齊肩短發的女孩從單元里推著自行車出來,這女孩五官其實還湊合,但皮膚黝黑,個頭也很高,加上這發型,和看起來和男生無異。

    這正是他隔壁樓、從幼兒園開始就在一個班一起玩大的青梅竹馬,楊穎。她爸一直想要個兒子,結果生了個女兒,于是把她當兒子養大,她也就養成了這種性格。

    “早。”劉華星神清氣爽的向楊穎打了個招呼笑道。

    其實這時候他們倆的關系生疏了很多,原因說來也可笑,只是因為劉華星平時和楊穎一起的時間太長,上學放學一起,假日也在一起玩,所以班上那些臭小鬼就說他們倆的閑話,導致他們倆刻意的疏遠了對方,但他們個人之間其實沒什么矛盾。

    小的時候會在意這些閑話,但是以一個大人的眼光來看這實在是可笑,他可不想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疏遠了自己的發小。見劉華星熱情的跟她打招呼,楊穎也向他笑了笑。

    “一起上學吧?”劉華星啃了口油條說,“話說,干脆面那個集卡你有哪些多的?給我幾張啊,我都快湊齊一套了。”

    楊穎騎車跟了上來,哼了一聲說:“那可不能白給,你拿你多的來換吧。”

    畢竟兩個人之間沒什么矛盾,都是閑言閑語惹的禍,只聊了幾句,他們就又恢復到之前的關系了,孩子就是這樣。

    這么一盤算,劉華星發現這次回來還真有不少事得做,所以他得好好盤算一下,開局時的布局是非常重要的,也要及時設立好“讀檔點”以免日后發生不測沒有可以讀檔的片段,這個時候一定要仔細計劃好。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