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章:單挑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其實之前劉華星就覺得挺奇怪了,楊瀟瀟這么厭惡他卻居然愿意和他一直待在這里做清潔做到這么晚,擺明就不對勁。現在想來,應該是楊瀟瀟告訴了鄧軍他今天要留下做清潔,然后這些不良少年就趁著這個時間過來堵他了。

    “哎喲,今天又要晚回家了。”劉華星嘆了口氣說,但他絲毫不害怕。

    鄭智確實是這個學校不良少年的老大,他出了名的心狠手辣。這個年紀的孩子,說白了打架就是看誰狠,能狠得下心下死手就是誰厲害,而鄭智就是這樣的不良。

    這些不良其實很多人就是抱著一個念頭:我是未成年人,哪怕殺了人也不會被判刑,頂多就是丟到少管所里而已。

    正是因為有這個念頭,這些小鬼才囂張跋扈無法無天,但實際上這些都是無知的體現。

    但只要是打架劉華星就毫不畏懼,反正他可以讀檔,大不了就是多讀幾次檔,總有一次能夠達成“無傷”。不過從教室里出來后,劉華星才發現,現場來了三四十人。

    這就讓他稍微有點擔憂了,他現在這個身體實在是太弱了,體力太差,對付這三四十人是不可能的,不過多讀檔他總能有辦法。

    畢竟現場的這些人都是小鬼,一旦開打他們就會被劉華星的技巧震懾住,也許有個別人確實無法無天連殺人都敢做,但大部分都是跟著混的,他們當不良只是因為自己成績不好,跟不良混在一起能讓自己顯得很酷,至少楊瀟瀟就是抱著這種想法。

    “聽說你最近很囂張啊。”鄭智摟住了劉華星的肩膀,板著臉看著邊上的花花草草說,那氣質就好像是來找自己小弟談話的社團大哥似的,看的劉華星忍不住笑出了聲:“噗。”

    見狀鄭智皺起眉頭,扭過頭來看著劉華星,似乎在威脅他不準笑似的。

    但盡管他盡可能的做出可怕的表情,然而在劉華星看來還是覺得很幼稚,于是嘆了口氣說:“說真的,別這樣。你覺得自己很可怕嗎?嗯?敞著襯衫,穿個破洞牛仔褲,顯得自己與眾不同。拜托,你就和其他人一樣是個小混混。”

    鄭智挑了挑眉頭看著他,也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冷笑一聲:“你變得有種了啊。”

    “人總是會長大的嘛。”劉華星不以為然的揮了揮手笑道,“你也該長大了。”

    “你他媽是不是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嗯?”鄭智伸出雙手推了劉華星一下。

    這一下力道有點猛,劉華星向后趔趄了兩步才穩住,從身體素質上來說鄭智比他要強多了,敞開的襯衫下隱約可見結實的肌肉線條,以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并不容易。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學習又好又會打架很厲害,嗯?”鄭智說著又準備伸手推劉華星,但劉華星避開了,舉起食指指著鄭智道:“我警告你,再推我,我要還手了。”

    “還手。”鄭智嗤笑了一聲,舉起手阻止了自己身邊那些不良,“別說我欺負你,今天我跟你單對單,我他媽要把你的屎都打出來。”

    劉華星看著他沉默了一會兒,鄭智是這個學校所有不良的老大,他打架……至少在單挑的情況下從未有敵手,沒有任何人打得過他,這也是他能當上老大的原因。

    他琢磨著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這一點,雖說他不怕這些小混混上門惹事,但每天都來這么一出還是很煩的。

    劉華星攤手,嘆了口氣故作無奈:“別別別,你還是叫幾個人幫你吧,萬一在這么多人面前輸了多沒面子。你可是這些不良的老大,單挑輸了的話……嘖嘖嘖。”

    “你單挑能打得過我,老子這個位置就給你坐!”鄭智指著劉華星呲牙咧嘴的說,而劉華星則是在心底干笑了一聲:到底是小孩子,真容易上當。

    鄭智舉起手喝道:“你們都退下,讓我跟他單挑!”

    現場的不良少年紛紛退開,給劉華星和鄭智兩個人留出了一片空地。

    鄭智兇狠的盯著劉華星,而劉華星這會兒腦子里在想的則是要怎么帥氣又干凈利落的解決這一場單挑。接下來鄭智就向他撲了過來,用力一躍凌空一腳踹了上來。

    看著他這個動作,劉華星頓時靈機一動有了點子,于是讀檔回到了三秒前,鄭智向他撲上來的那一刻。劉華星也主動迎了上去。

    接著,鄭智凌空躍起,一個飛踢踹了上來,但是劉華星也跟著跳了起來,避開對方的踢擊后將右手架在他的脖子上,借著自身的重力一個RKO將鄭智摔在了地上。

    RKO是摔跤里的一種技巧,觀賞性極強,尤其是在現場這種情況下,兩個人互相向對方撞了過去,然后一方將另一方用RKO摔倒在地,這場面就像摔跤手的對弈,視覺沖擊極強。但是用完劉華星就后悔了,他和鄭智兩人一起摔在地上,背部一陣劇痛。

    RKO雖說觀賞性很高,但它更多也只是為了觀賞性而不是實戰,用來在摔跤場上表演,是一種傷敵一千自傷八百的技巧,所以雖然將鄭智摔在了地上,但他自己也摔得夠嗆。不過為了帥,也只能忍著了,因此他立刻爬了起來。

    鄭智也很頑強,挨了這一摔之后并沒有就此認輸,而是再次起身揮拳。

    這個時候劉華星還沒想好接下來該怎么做,于是回避了一下,接著想到了一個帥氣的收尾,于是再讀檔回到鄭智起身揮拳的時刻。

    因為已經通過讀檔知道了對方的拳路,劉華星舉起手抓住鄭智的拳頭,用力拽了他一下讓他失去平衡,然后抬腳蹬在他膝蓋側面踹得鄭智單膝跪下,最后踩在他支撐身體的腿上跳起,借著下落的勢頭,將手肘狠狠敲在鄭智的頭頂,結束了這場戰斗。

    鄭智悶哼一聲,一頭撲倒在地沒了動靜,他沒有暈倒,眼睛還睜著,只是被打懵了。

    但是周圍幾個不良驚恐的說:“打……打死人了!他把鄭智打死了!”

    “閉嘴蠢貨!”劉華星沒好氣的打斷了他,“他只是腦子懵了,還在動的好不好?”

    雖說對劉華星來說這個過程很長,但是對于周圍的人來說不過是一瞬之間,也就兩個過招的間隙。而鄭智倒地后,現場的不良少年頓時竊竊私語起來,劉華星能看到人群里的鄧軍悄悄的退到了最后方。

    “所以,意思是我現在是你們所有人的老大?”劉華星試探著問道,周圍的一圈不良少年面面相覷,他們雖然不想承認,但也沒人敢站出來反對。

    “好,那么我給你們唯一的命令……”說到這,劉華星不懷好意的轉向了身后的楊瀟瀟,“就是從今天開始,你們所有人都不許再跟楊瀟瀟有任何來往。”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