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十章:墻頭草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劉華星今天是真的來氣,肖永健這種人為了討好班上那群男生而選擇站在他的對立面,就好像他是某種提升好感度的道具似的,只要對他表示出厭惡就能和那些人搞好關系。今天劉華星就要讓他后悔到哭,而且要哭到他初中生涯結束。

    肖永健平時表現得和他關系還不錯的樣子,尤其是考試找他要答案或者問他借作業抄的時候,笑得靦腆和氣,這個時候倒是隨風倒了,這種人是真的讓劉華星作嘔。

    在一部電視劇里,真正讓人惡心的往往不是電視里的反派,而是那些墻頭草。

    而在現場的這群男生里面,這樣的人有好幾個,撇開肖永健之外,陳亮和另外幾個男生也是這樣。平時和他笑嘻嘻的好像關系還可以,偶爾抄抄他的作業,考試的時候問他要個答案,到了要揍他的時候就干脆的來這里,一臉厭惡的看著他。

    劉華星真正反感的不是周博偉這樣始終表現得很厭惡他的人,而是這些墻頭草。

    所以劉華星今天是打算把這些人全部給打進醫院里,反正這年頭攝像頭也沒普及,他們在這里打架沒人會看到。周圍的居民知道這地方是是非之地,通常都不會過來。

    而不管是老師還是警察都不會相信,他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能夠一個人打十幾個,還打得這十幾個人都受傷,他完全可以想辦法糊弄過去。至于人多人少對他來說差別倒不是那么大,他們班上的男生打架都弱爆了,更何況他還可以讀檔。

    “別他媽說我們欺負你一個人。”洛陽這時候上前來,指著劉華星:“我跟你單挑。”

    “別!浪費時間。都說了我趕時間回家,趕緊的!”劉華星不耐煩的說。

    “你他媽……”周博偉這時候來氣了,上前一步,但又不敢跟他打,畢竟昨天才吃了苦頭,所以只是指著他說:“你囂張個%&*¥呢!?這么多人打不死你是不是!”

    劉華星瞪著他,不想再廢話,于是主動上前攻了過去。他通常不會主動攻擊,因為讀檔這個能力更加適合打防守反擊,但是這些小鬼都是菜鳥,而他受過專業的搏擊訓練,對付這些小鬼不需要那么麻煩。

    誰知道他才剛走了兩步,周博偉就嚇得連忙后退,差點摔倒在地。

    看著劉華星那鄙視的眼神,周博偉站起身氣急敗壞的沖身邊的人說:“別跟他廢話了!一起上!我就不信他能一個人打我們這么多!”

    眼瞅著這場群架就要開始了,這時候突然一聲怒喝從花園入口處傳來:“你們他媽在這干什么呢!?這是誰的地盤不清楚嗎!”

    “你是哪根蔥在這里管你媽的閑事……”陳亮沒好氣的扭過頭,然后一個激靈:他看到了鄭智和幾個不良少年從花園入口那邊過來,鄭智在學校還是很有名的。

    但是這個時候再道歉又有點丟人,所以陳亮一下愣在當場不知所措。

    鄭智上前來,拍了拍陳亮的肩膀,好像在幫他整理衣服似的,然后二話不說一巴掌打在他臉上,清脆的一聲“pia!”。陳亮整個人都懵了,捂著臉后退了一步,畏懼的看著鄭智,鄭智則是不耐煩的說:“滾!”

    于是,陳亮像孫子似的,捂著臉站在邊上看了起來。

    “智哥,我們這教訓人呢,這個B在班上特別‘跳’。”洛陽連忙解釋道。

    “跳”是他們這些小鬼的俗語,大致意思就是“囂張”。

    “哦?跟你現在一樣跳嗎?”鄭智斜睨著洛陽問。

    “我、我沒有啊,智哥……”洛陽卑躬屈膝的說,鄭智瞪了他一眼,問道:“你知道這地方是我的活動點吧?嗯?在我的地方教訓別人,我來了你還不滾,這不是跳是什么?”

    “沒、沒有沒有!”洛陽連忙說,然后從口袋里掏出了十塊錢,“來來,智哥,拿去買點飲料,天氣熱帶弟兄去喝點冷飲吃個冰棍吧,我們這馬上完事……”

    話還沒說完,鄭智就是一腳蹬在他肚子上,蹬得洛陽向后退了兩步一屁股坐倒在地,捂著肚子干嘔起來,當時那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了,忍了半天沒忍住,低聲抽泣起來。

    接著,鄭智來到了劉華星面前,小眼睛里閃動著兇光看著他。

    這貨,不是還想打一次吧?劉華星挑了挑眉頭暗想道,不過再打一次其實也挺好的,當著全班這幫孬貨面前再打一次,也好讓這些人睜大眼睛看看誰才是狠角兒。因此劉華星都做好了心理準備,而鄭智開口就是一句:“老大,教我打拳吧。”

    “蛤?”劉華星一時愣住了,他想過很多種可能,但這發展也實在是在他意料之外。

    “這是我們學校新的扛把子!”鄭智抓著劉華星的肩膀說,“都他媽給我放尊重點!誰敢惹他,別怪老子帶人把你們打進醫院!你們不是喜歡休息嗎?!讓你們休息三個月!”

    現場的人也愣住了:這是什么情況?那個平時在班上畏畏縮縮、打起架來笨手笨腳的劉華星去哪了?這還是本人嗎?為什么鄭智叫他老大,而且還讓他教打拳?劉華星不是全校前一百,班上名次前十的優等生嗎?為什么成了不良的老大?

    不過劉華星是第一個回過神來的:反正局面已經這樣了,不如拿來利用一下。

    于是,他冷哼一聲,來到了肖永健面前。

    “不是要打嗎?!來啊!”劉華星推了肖永健一下,但肖永健只是被他推得后退了兩步,緊張的咽了口唾沫不敢說話。

    “你這邊兒可選的好吧?!嗯?說話啊!”劉華星拍著肖永健的臉,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的問:“你是個死太監嗎?啊?墻頭草隨風倒?平時找我抄作業的時候笑呵呵的,這個時候為了討好他們又立馬倒戈。你自己說你是不是個死太監?”

    劉華星拍他臉的力道相當大,和打耳光差不多了,這種見風使舵的小人實在是讓他很生氣,幾巴掌下來肖永健的臉都被打出了一片手印,委屈的直掉眼淚。

    光是肖永健劉華星還不解氣,他扭過頭掃了一眼班上其它男生,洛陽和周博偉等人立刻低下了頭,但他的目標其實是人群里的個別人。

    “錢永川,陳亮,滾出來。”劉華星指了指人群里另外兩個人,那兩個人哆哆嗦嗦的出列了,這兩個人都和肖永健一樣是見風使舵的死漢奸,平時沒少抄他作業。

    “你看,我這人呢,對于討厭我的那些人,我還是挺佩服的,人家該討厭就討厭,平時也不跟我來往,表里如一,多好。”劉華星幫他們倆整理了一下衣領說,“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樣平時找我抄作業嘻嘻哈哈,到了這會兒又劃清界限的人了。你們的原則去哪了?”

    這兩個人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小孩子沒見過什么大場面,劉華星又表現出了那種大人才有的腔調和姿態,他們完全被鎮住了。這時候劉華星轉向了鄭智笑道:“你不是想學拳嗎?來來來,我教你一點基本的,剛好這有兩個人給我當沙包。”

    鄭智挑了挑眉頭顯得有些意外,但他立刻欣喜的上前,踹了陳亮和錢永川一腳,沒好氣道:“聽到沒!?給老子好好當沙包,不然打得你們一個星期起不來床!”

    “聽到沒?站好了啊。”劉華星不懷好意的看了看陳亮和錢永川笑道。

    “我、我錯了,我只是擔心不合群,我……”錢永川這時候心生怯意,開始道歉。

    “錯你媽,閉嘴!”鄭智一下急了,就是一耳光打在他臉上打斷了他的話,似乎怕他道歉了之后劉華星就反悔不教自己打拳了。

    錢永川捂著臉,抽抽搭搭的哭了起來,而陳亮也是眼淚在眼睛里直打轉。

    看到他們這副模樣,劉華星又有點不忍心了,畢竟他心理年齡三十多歲,這幫小鬼才十幾歲,跟他們一般見識稍微有點殘忍,現在他們也受到教訓了。

    更何況,今天這事鬧大了捅出去,對誰也沒好處。

    “瞧你那熊樣!”劉華星沒好氣道,“滾吧滾吧!都滾!”

    但錢永川和陳亮還有點害怕,試探著看了看鄭智,而鄭智則是轉向劉華星問:“不是說好要教我打拳的嗎?”

    劉華星懶洋洋的說:“今天先教你點速成的理論好了,以后我哪天心情不好,再教你‘實戰’。”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