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十一章:月考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得到鄭智的首肯后,劉華星班上這些男生如獲大赦,飛一般的逃了。

    “你想學拳的原因是什么?”劉華星抱起了胳膊,轉向鄭智問道。鄭智干脆的說:“當然是為了變得更能打,學武不就是這個目的嗎?什么強身健體,那都是放屁扯淡。你要強身健體去跑步打籃球不好?練什么武?練武不就是為了打架嗎?”

    “膚淺。”劉華星冷笑一聲說,“你覺得‘武’是一種暴力的象征嗎?恰好相反。‘武’是什么?是為了讓那些身材矮小的人能夠擊敗比自己高大強壯的人而誕生的,是‘技巧’,換言之是動腦子的結果。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鄭智眉頭緊鎖,搖了搖頭。劉華星耐心的說:“我的意思就是,如果你凡事都想著用暴力解決,那你就學不好搏擊。暴力很多時候不能解決問題,頭腦才能。來了一個人,你能打得過,那來了十個人呢?”

    “那來了十個人,你打得過嗎?”鄭智反問道。劉華星面無表情的看著鄭智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揮了揮手道:“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那種思維方式是不適合學拳的。”

    當然實話說劉華星打得過十個人,但他打過十個人的方式并不是通過搏擊,而是通過讀檔這種特殊的方法,所以理論上來說是靠作弊。

    鄭智似乎感覺到劉華星是要敷衍他,有些不耐煩的問:“你別啰嗦!就一句話,教還是不教吧!別婆婆媽媽的!”

    有一句話劉華星是很贊成的。說習武只是為了強身健體,這種話簡直虛偽,武技本身就是為了破壞人體、對人造成傷害才誕生的,這世界上大把運動可以鍛煉身體,為什么非要通過習武來鍛煉?習武所追求的就是“強”。

    但話是這么說,他也不能就這么大大咧咧的教唆一群不良打拳吧?

    不說別的,以后這要是把人家打得怎么樣了,有人去學校那里告狀說是他教的,不是開除也要記個過,劉華星可不能讓這種事發生,但不管怎樣還是要敷衍一下鄭智。

    因此,想了想劉華星決定教他一點防身術。防身術通常是用來給女性對付色狼用的,破壞力一般般,拿來給小孩子對付一些他們對付不了的敵人也比較合理。

    劉華星嘆了口氣,然后揮手示意鄭智上前來,自己則是擺好了架勢。

    “你、你要拿我做示范嗎?”鄭智有些警惕的問,“那還不如用你班上那些……”

    “只是跟你簡單說明一下。”劉華星皺眉道,人挪活擺好架勢,一掌推出,抵在鄭智的鼻子底端,“看到了嗎?攻擊這里,這個地方是人的鼻軟骨,特別敏感,攻擊這里會造成強烈的酸楚,即便再強壯的人,這里挨上一下也會難受的流眼淚,接下來基本上就是任你魚肉的狀態。”

    “就這?”鄭智皺起了眉頭,劉華星咧嘴笑道:“你要試試看嗎?”

    聞言鄭智立刻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劉華星從地上撿起書包背在了背上,回道:“老大這個位置還是你自己坐吧,我只想過上一個精彩的學生年代。”

    說著,劉華星騎上自己的自行車向家里趕去,今天趕到家的時候也已經是六點多了,看到他媽臉上的表情,他連忙主動解釋道:“放學被幾個不良堵住了。”

    聞言,他媽連忙關切的問道:“真的?!他們有沒有打你?”

    “沒有,我騎車跑了。”劉華星糊弄道,他媽聞言頓時松了口氣:“那就好,如果他們管你要錢,你就給他們好了,別讓人受罪,知道嗎?”

    劉華星敷衍了兩句,然后跑去看電視了,因為明天月考,他也沒作業要做。

    但他爸就有點不高興了:“飯都不吃就先去開電視,就知道看動畫片!快來吃飯!明天不是還要月考嗎?吃完飯去復習一下去!到時候成績比上次下滑了,有你好看的!”

    “嗨,不是說了這次穩進全班前五嗎?”劉華星端起碗筷說。

    有讀檔的能力在,月考這種事確實沒什么好擔心的。飯后,動畫片也看完了,因為今天沒跟人家打架所以還有些體力,他順便做了個無氧訓練強化自己的體能,然后便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慣例的下樓慢跑,然后回家洗澡,買了早餐和楊穎一起騎車上學。

    今天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他要為自己設立好幾個“讀檔點”,方便到時候出問題之后讀檔回來調整。這對他來說應該是最麻煩的事了,讀檔點是非常重要的。

    “哎喲,又月考了。”楊穎嘆了口氣煩躁的說,她在學習上偏科的情況非常嚴重,和一般女生相反,她的數理化非常好,但是英語政治歷史這類文科卻總是在及格線上下徘徊。

    “這有什么,考不好又不是這輩子就完了。”劉華星嗤笑道,“別聽老師說的那些,什么你現在成績不好以后就是社會上的敗類,拖國家的后腿。人的一生是不會因為這么一時的失敗或者成功就決定了的。”

    “你反正成績那么好,當然說的輕松。”楊穎不滿的嘀咕著。

    兩個人來到了學校這邊,把車停好了,來到班上的時候氣氛有點詭異,不只是因為接下來就要月考,同時也是因為昨天晚上劉華星和不良之間的互動。

    班上的男生們這會兒都有些害怕他,但劉華星對于這個現狀反而很滿意,反正這群男生里也沒幾個他中意的家伙,他也不屑于跟那幫人做朋友,他們對他敬而遠之最好。

    很快,班主任兼語文老師任霞帶著一批試卷走進來了,淡淡的說:“把桌子拉開。”

    因為月考只是一種模擬考,不是那么嚴肅,不需要像期中期末考試那樣分考場,只是在自己班上考試,同桌的兩人把座位給拉開一些走個形式就行了。于是教室里一陣鬧騰,學生們把桌子都拉開,開始準備考試。

    而劉華星這會兒則是準備給自己找個“讀檔點”,日常的生活是很枯燥和乏味的,但他要讀檔回來就必須得回想起當時的畫面,所以如果不給自己留一個比較深刻的畫面,到時候沒法回到應該回的時間點,事情就會變得很麻煩。

    因此,劉華星轉向了秦雨璐,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別被我甩開了哦?”

    秦雨璐揉了揉被彈到的地方,噘嘴埋怨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用力在他胳膊上錘了一下,一股腫痛從被打到的地方傳來,讓劉華星忍不住吸了口涼氣。

    “好了,第一個讀檔點有了。”劉華星揉著被錘的地方忍不住暗想道。

    這之后考試就開始了,劉華星先迅速瀏覽了一下題目,自己有信心的題目就先撇開,而那些答不上來的題目、主要是詩詞默寫這類的題目他就記在心里。

    接著,他讀檔回到了彈秦雨璐額頭的瞬間,秦雨璐揮舞小拳頭錘了下來,而劉華星則是舉起手用手掌接住了她的粉拳,笑道:“趕緊最后看一眼書吧,馬上考試要開始了。我有預感今天要考《智取生辰綱》里的內容。”

    秦雨璐一拳沒打中有些氣惱,又揮拳打了過來,劉華星哭笑不得,于是把手伸過去讓她錘了一下,這小丫頭這才勝利似的笑了笑,開始收拾桌上的課本。

    而他則是抓緊時間瀏覽了一下剛才看到的那些問題的答案,在試卷發下來的時候才把書本收好,然后開始了答題。

    早上考完數學之后,總有一個特別讓人討厭的環節叫“對答案環節”,那些成績好的學生們興奮的互相報上自己的答案然后看誰是對的誰是錯的,借此來預估自己的分數。

    劉華星現在對此毫無興趣,對答案是沒有自信的體現。但班上別的學生仍然樂此不彼,在劉華星邊上和秦雨璐對著答案。但是有一題秦雨璐的答案和其他人都不一樣,而那一題的分數高達十五分,當時秦雨璐的表情就不太好了。眼瞅著她的情緒要影響到下一場考試,劉華星在邊上托著下巴說:“別怕,你的答案是對的。”

    秦雨璐轉向了劉華星,略有些驚訝:“你和我答案一樣的嗎?”

    “是啊,那個概率的測試有個小陷阱,雖然從公式上來說確實是他們那么算,但是我們在知道總球數和每一種顏色的球數有多少的情況下,抽到還剩最后一個球的時候,最后那個球是什么顏色就是一個已知量了,沒必要算進去,所以答案是是25%。”劉華星笑道。

    “對啊!我就是這么想的!”秦雨璐興奮的說,“那我們的答案是對的了?”

    劉華星點了點頭,安慰道:“不要因為自己是少數就覺得自己錯了。集中精神,別影響到下一場考試。”

    “嗯!”秦雨璐笑吟吟的點了點頭,“你也加油哦。”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