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章:新發型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通過嚴主任這事,劉華星明白了自己現在還是個小屁孩根本沒人會在意他的話,所以說服別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搬出大人來壓場子。學校方面還是很在意家長的意見的,而鄭智之前是自己把事扛下來了,他父親自然沒說什么,只把他揍了一頓。

    但是,現在鄭智他爸知道“事情真相”和學校告訴他的不一樣,那自然不會乖乖認罰。畢竟九年義務教育是“義務”,不是特別嚴重惡劣的事件,學校是不能隨便開除學生的。

    而事情最后也如劉華星預料的那樣發展下去了,鄭智把他提前串好的口供跟他爸和學校說了一遍,學校就撤銷了他的開除決定。

    相應的,劉華星和班上的男生,包括鄭智所在的那一批不良少年全都受到了全校通報批評,集體寫檢討。不過,畢竟罪不責眾,沒有一個單獨的人出來頂罪,學校也不可能給每個人都記過,所以這事就算是這么過去了,可謂是皆大歡喜。

    當然,劉華星班上那些男生可能不太高興,他們什么也沒做,卻被抓到辦公室里訓了一通,還要寫一篇一千字的檢討,他們對劉華星的怨氣可就大了。然……并,卵。

    不是強者就會贏,而是贏了的才是強者,這個世界是很現實的。

    雖然班上的每個人都不屑于“優等生”的名號,但在這個時候,“優等生”的名號比真相可管用多了。

    而且這事牽扯到了鄭智,劉華星班上這些男生也算是變相坑了鄭智一把,所以只能老老實實的寫檢討。

    劉華星也沒有跟班上的男生繼續追究這事的打算,他還有很多事要做。

    這一周基本上就在這次“群毆事件”里熬過去了,劉華星都沒怎么和秦雨璐交流。而這個事件實際上就是所謂的蝴蝶效應了,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引發的,但是他上個人生里面可沒有發生這件事,是某些細節推動著這件事來到了他的面前。

    周六到來的第一件事就是他們家中彩票的后續,劉華星一直以為他爸會拿著多余的錢去炒股票,畢竟在他上個人生里他爸就這么浪費了他媽辛辛苦苦攢下的二十萬積蓄。

    但是,這次吸引了他爸的居然是……車。

    事實上劉華星不是特別推薦買車,畢竟這個年代買車,價格貴不說性能還很差,不過比起炒股票把錢都扔到水里來說就很劃算了。車這玩意就是早買早爽,晚買便宜。

    在這個年代并不是家家戶戶都有車,有車的基本上都是家里比較有錢的主。雖說大家都說著買車不劃算,但有車確實方便了很多。

    以他爸的預算來說,可能只能買個五萬左右的桑塔納或者東風,但是有了車之后他可以勸說他爸早點買停車位。

    停車位,這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未來大家都沒有想到車的普及度會如此之快,北常市在十年后停車位可謂是供不應求,不到十平米的永久停車位要賣二十多萬,比房價還高。

    而現在停車位也就四五千塊的事,早買早賺。

    買車這事他媽也同意了,反正是中彩票得了二十萬,天降橫財稍微奢侈一下也沒關系。不過買車之前得先考駕照,所以從這個星期六開始,他爸就每個雙休去駕校學車了。

    至于劉華星,星期六繼續在家做自己的訓練,從網上學各種新的知識,然后和他媽一起去逛了菜市場,買了些用來做便當的材料。楊瀟瀟和秦雨璐愿意買五塊錢的便當著實給了他很大的發揮空間,可以讓他做一些復雜的菜,或者一些……小甜點。

    星期天的早上劉華星還是去小區里跑步,然后仿佛是理所當然的遇到了楊瀟瀟。

    “走吧,去吃早飯了。”楊瀟瀟揮了揮手說,她好像雙休日的時候永遠都是短褲和人字拖,區別只是上衣穿的什么。今天就是一件簡單的藍色圓領衫,很樸素,不過今天楊瀟瀟的頭發沒有扎成辮子,而是在腦后披散開,劉華星這才發現她的頭發有點天然卷。

    “你的頭發是天然卷,還是因為扎的時間長了變成這樣的?”在早餐店坐下的時候劉華星忍不住好奇,問道。楊瀟瀟抿了抿嘴巴上的紅油說:“燙過。不好看嗎?”

    “好看。人漂亮,什么發型都好看。”劉華星誠實的說,這話真不是恭維,畢竟楊瀟瀟就是那么漂亮,哪怕剃光頭也好看。

    “剃光頭也好看?”楊瀟瀟仿佛聽到了他的心聲似的,反問道。

    “至少,在尼姑里肯定是最漂亮的那個小尼姑。”劉華星聳了聳肩,楊瀟瀟斜睨了他一眼,然后往他的面碗里面倒了一勺辣椒油作為報復,這才繼續道:“這周可真夠嗆的。”

    “是啊,我跟你說我小學同學里的極品可多了,周鼎那樣的都是小兒科。”劉華星攪拌著碗里的面嘆道,“說實話,希望這輩子不要再和他們遇到了。”

    一扭頭,他發現楊瀟瀟正托著下巴,懶洋洋的盯著他。

    “干嘛?”劉華星皺起了眉頭問。楊瀟瀟這才開口:“我覺得,之前開除鄭智那個解決方案不是挺好的?你為什么要為了他去費這么大功夫改變學校的決定?他自己應該也不在意吧?結果最后鬧下來,這么多人寫檢討通報批評,就只為了讓鄭智回來上學?”

    “他自己確實對回來上學這事不是很滿意,不過……以后他會發現還是有點用的。”劉華星聳了聳肩,“總之,我說服了他回來上學,畢竟這樣他才能和我有交集,然后我就可以……”

    “所以,我才問你為什么?”楊瀟瀟追問道,“為了一個小混混這么費事?”

    劉華星翻了翻白眼,斟酌了一下,這才說:“因為他……不是無藥可救。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東西……我覺得,經過合適的引導他能避免走上那條路,他能成為一個好人。而且最重要的,他是替我背下的這個黑鍋,而且是心甘情愿……我不能允許這種事發生。”

    楊瀟瀟抿嘴笑了,笑得可真是甜美,那頭披散開的波浪長發顯得她越發漂亮了,有種她這個年紀所沒有的成熟感。她表情柔和的看著劉華星說:“我喜歡你這點。”

    “哼……”劉華星瞇起了眼睛,從這句話里感覺到了什么。楊瀟瀟也不像秦雨璐那般遮遮掩掩,而是勇敢的直視著他的雙眼,反倒是劉華星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知道嗎?我要收回前言。”劉華星指著楊瀟瀟說,“我覺得你直發可能更漂亮。”

    劉華星指望著星期一的早上來到學校的時候,能夠看到楊瀟瀟漂亮清爽的直發。而他來到班上的時候,楊瀟瀟的發型確實換成直發了,只是這會兒她低著頭,直發垂了下來所以看不到臉,但那柔順的黑發披散下來的樣子就已經足夠誘人了。

    “喲,瀟瀟,真的換成直發了啊。”劉華星調侃道,伸手去撩起楊瀟瀟搭下的散發想要看看,但楊瀟瀟只是避開了他的手,扭頭看著另一側:“隨便換了下。”

    劉華星意識到事情不對勁,楊瀟瀟似乎在回避他,于是來到了楊瀟瀟正面看了看。見狀楊瀟瀟這才無奈的閉上了眼睛,放棄了遮掩,畢竟想遮也遮不住。

    只見她的左邊臉頰上一大片紅腫,眼睛的眼角處也有淤青。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劉華星發現她的左眼充血,顯然是被人打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