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七章:師父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說心里話,看到楊瀟瀟把名字寫在他邊上的時候,他真是松了口氣,否則就要變成沒有人愿意和他同桌的可悲存在了。想到這劉華星內心略微有些埋怨秦雨璐把自己撇在這個尷尬的位置上,雖說他不介意自己在班上沒有朋友,但這種局面還是很尷尬。

    “干嘛?特意同情我嗎?”換位置的時候,劉華星壓低聲音問。

    “互相幫助而已,我估摸著我和你也是同樣的結局。”楊瀟瀟微微一笑道。

    劉華星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楊瀟瀟自從被他強制和不良隔離開后,在班上就陷入了這么一個兩難的局面,不管是不良還是好學生,都不怎么和她來往了。

    “等下次我就會考進前十了,你等著瞧。”楊瀟瀟把桌子在他邊上拼好后,斗志滿滿的說。從她這次進步的名次來說倒是還真有可能。

    “好好好,我等著瞧。”劉華星苦笑了一下說。

    月考的分數出來了,接下來的幾天就是枯燥的講卷子時間,同時在放假之前學校會舉辦一次家長會。劉華星當然是無所謂的了,但是有些人就要倒霉了。

    但不得不說的一點,是以劉華星為圓心的這批人,成績都有明顯上升。

    除了楊瀟瀟之外還有楊穎,她之前是班上二十六七左右徘徊,主要是因為她的英語不太好,但經過了這段時間劉華星用游戲和教她打拳來培養,也讓她的英語成績得到了明顯提升,至少這次英語考試已經及格,這讓她的排名提升到了全班十八名的位置。

    所以,英語課上何悅點名表揚了楊穎。

    “進步很大,下次還要保持。”何悅繃著臉,把試卷發到了楊穎手中。楊穎竊笑了一聲從她手中接過了試卷,這時候劉禹庭在邊上小聲說了一句:“泰國人妖……”

    楊穎瞪了他一眼,也沒說什么,劉華星則是斜睨著劉禹庭,劉禹庭連忙扭開了臉不敢和他直視,但他似乎覺得劉華星不敢揍他,畢竟全班男生都跟他站在一邊,而他似乎也能以“告老師”來威脅他,所以顯得吊兒郎當的,并不是很害怕。

    這倒是真的,如果是一打十劉華星肯定敢動手,但一打一劉禹庭告老師的話他還挺麻煩,他好學生的人設崩了的話,之前編造的關于鄭智的謊言就站不住腳了,之后很多事也很麻煩,所以他不能直接在這種情況下動手,要動手也不能讓其它人看到。

    不過,區區劉禹庭并不需要劉華星動手。下課后,何悅才剛剛離開了教室,楊穎就堵在了劉禹庭面前,冷冷的說:“給我道歉。”

    “哦哦,對不起,不該說你是泰國人妖的。”劉禹庭看著周圍的男生笑道,“應該叫你泰國妖王,畢竟沒人比你更人妖!”

    楊穎上前推了劉禹庭一下,劉禹庭當時就惱了,反過來用力推了楊穎一下,然后一巴掌打了過去。楊穎側身躲開,抓住了他的手腕扭打著,將劉禹庭按在了墻上。

    雖說在劉華星看來她的動作意圖太過明顯和生澀,但劉禹庭根本不知道她到底要干嘛,所以還是硬生生的讓楊穎把他的胳膊扭到了背后,然后用木村鎖鎖住。

    “啊啊啊!”木村鎖已成型,劉禹庭就立刻慘叫起來,“放手,快放手!”

    邊上的男生見狀想要上去幫忙,但劉華星這時候突然在他們打架的桌邊坐了下來,好奇的看著他們問道:“你們要干什么?欺負女生一對一打不過難道還要以多欺少?”

    其它男生被劉華星威懾住不敢上前,而楊穎大聲命令道:“道歉!不然我扭斷你的手!”

    “放手啊,放手!啊啊啊!”劉禹庭疼得直拍墻,但只是加大了力量。劉華星在邊上并不在意,楊穎雖說是假小子,但本質上還是個女生,沒那么大力氣扭斷人的胳膊。

    劉禹庭死不道歉,但他已經疼得鼻涕眼淚一起往下流了,見狀楊穎這才松開了手,劉禹庭跪倒在地,捂著手肘哇哇哭了起來。劉華星則是托著下巴俯瞰著他笑道:“這個姿態挺適合你的,以后又要嘴賤的時候,就回憶一下自己現在這個姿態吧。”

    幾個男生上前扶著劉禹庭出去了,而楊穎則是得意的轉向劉華星,擦了擦自己的鼻尖。劉華星輕笑一聲說:“有點生澀,多利用巧勁,不要用蠻力和對方糾纏。”

    “哇,好厲害啊!”這時候,幾個女生上前圍住了楊穎,“好帥啊!你從哪學的?”

    看到這情形,劉華星稍微有點不安,感覺這好像是把楊穎推上了她上次的人生軌跡,被太多女生崇拜可不是一件好事,對她心理上會存在一定影響。

    “跟你學的吧?”楊瀟瀟看著楊穎調侃道,劉華星反問:“不然呢?無師自通嗎?”

    “我覺得你也應該教我兩手。”楊瀟瀟半開玩笑的說,劉華星則是認真的看著她,“我也這么覺得,女孩子多少還是要有一點正當防衛的手段,不然碰到流氓該怎么辦?”

    “難道不該你保護我嗎?”楊瀟瀟嬉笑著反問。

    劉華星只是笑而不語,今天的成績出來之后就是雙休日了,而雙休日的周六劉華星還有別的事要做,那就是教鄭智打拳。兩個人約好每周六在六角亭的涼亭碰頭。

    “你……”劉華星看著鼻青臉腫卻一臉興奮的鄭智皺起了眉頭:“這是沒少打架吧?”

    “他們先動手的,我只是正當防衛而已。”鄭智嬉皮笑臉的說。

    “你確定不是挑唆對方先動手?”劉華星狐疑的問,“正當防衛和挑釁斗毆是不同的概念,這點你要知道。我教你打拳可不是為了讓你四處找人挑事的。”

    “哎呀,都差不多的啦!”鄭智不耐煩的說,然后興奮起來:“你教我的那些技巧可真是好用啊,我打得那幫人跟豬一樣!快點,再教我幾招!”

    “總之……”劉華星遞給他一張列表,“這個單子上的訓練計劃,你每天要照著做。你應該也發現了吧,搏擊是很消耗體力的。所以,以后煙酒也不能碰了,你懂的吧?”

    “酒是無所謂,煙……”鄭智艱難的掙扎著說,劉華星冷笑道:“你也看到你上次喘成什么樣了吧?以你現在的程度,真的進了籠子里怕是十分鐘都撐不到。”

    “好好好,我戒我戒!”鄭智氣惱的說,“快點再教我幾招!”

    “你先把你的組合拳練好吧,我先幫你矯正一下揮拳和踢腿的姿勢。”劉華星嘆了口氣說,“姿勢不對會導致你的動能大幅損失,你原本可以打一百斤的拳頭,姿勢不對可能打到敵人身上就只有五十斤的威力了。”

    “動能是什么?”鄭智皺起了眉頭問。

    “你看,所以我讓你好好學習吧?知識總是有用的。”劉華星沒好氣的說。

    “是,師父!”鄭智舉起手行了一個軍禮。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