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五章 萬丈金身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狂暴氣浪從正中心向四面八方涌去。

    先前那兩句對話幾乎響徹了整座寒云宗,遠比宗內其余人知道更多內幕的副宗主林玄如墜冰窖。

    骨子里生性霸道的宗主易千南跟那位偏居一偶卻名震大陸的中年男子,哪怕平日里相安無事,其實本來就是相看兩厭的局面。

    可他哪怕很早之前就想過這一幕,但是當事情真正發生后,仍然是一股寒意瞬間席卷了全身。

    一位是世間一流道統的宗主,一位是宗內境界深不可測的大修,若是兩者真的打了起來,不論勝負,對于整個寒云宗來說都是一次無可避免的重創。

    無數弟子感受到那股靈力間蘊含的無上偉力,震撼之余紛紛帶著一股劫后余生的慶幸之感。

    若是剛才他們沒有趕到這座宗內偏僻的落云峰,會不會就直接被這股余波給活活震死?

    短暫的寂靜,又是一股比先前還要狂暴的靈力余波涌來。

    狂風夾雜著無數灰塵,緊接著震破天際的轟鳴爆炸聲在遠處接連響起,仿佛沙場征戰時的擂鼓,又仿佛一年中第一抹春雨灑落人間,急促而密集。

    滄海葵迷茫道:“怎么回事?”

    “在打。”

    陸沉站在峰頂,雙手插兜,抬頭望天。

    滄海葵瞪大眼睛順著陸沉的眼神望去,用盡全力,也只能看到天空中靈氣變化的劇烈漣漪。

    整個天空之上,漩渦云層之下,一圈圈如水面蕩漾而形成的波紋向四處擴散,那些偶爾閃光的圓點看起來便是陸沉所說的“神仙打架。”

    滄海葵有些氣餒,說道:“看不懂。”

    “看不懂才正常,凡是已經踏入三境之中的大修,一旦動起手來最是讓旁人云里霧里,要論精彩程度,還是劍修跟武夫打起來最為波瀾壯闊。”一道蒼老嗓音突兀在空中響起。

    緊接著峰頂之上憑空出現了一個消瘦老頭,手持一塊老舊的泛黃長布,正面降妖除魔,背面陰陽算卦,一目了然。

    蓄著山羊胡的尋常算命老頭蹲在一座小石頭上,隨手將帆布放在地面,望著遠處,一出場就指點江山道:“更何況這兩人都在三境道路上走了很遠,嘖嘖嘖,看這陣仗,就算是龍鳳榜前幾名那幾個初入三境的小娃娃都還差的太遠。”

    滄海葵一臉懵懂。

    陸沉則是微微瞇起了眼。

    峰下有那只神猴鎮守,這個來歷不明的家伙能無聲無息來到這里就已經證明了本事。

    應該起碼是三境往上。

    “我這次確實是為你而來,只不過現在不是講話的時候,所以等事情結束咱們詳談可好?”

    那個老頭一臉笑瞇瞇說道。

    陸沉神色平靜,微微點頭。

    滄海葵看見這一幕倒是見怪不怪起來,一路走來各種千奇百怪的事情見過太多,更何況眼前這個老頭她也看不出什么玄機出來。

    “剛才還未發現,好一個鐘靈毓秀的上天得寵兒。”

    老人突然轉過頭,對著滄海葵和顏悅色說道:“貧道昆侖陳道泉,老頭子我一輩子沒收過徒弟,你可愿意拜我為師?”

    “昆侖?”

    滄海葵愣住了,又下意識望向陸沉。

    這些天里先是拒絕了寒云宗的要求,結果圣地門中先有瑤池相邀,后又有昆侖仙人看中。仿佛真的否極泰來一般,

    陸沉好像沒有聽見,不置一詞。

    ....

    戰場正中心又是一次極為強悍的碰撞,這次連地面都開始搖晃起來。

    在寒云宗正中心那座遍地狼藉的大臺之上,有青灰兩色光芒在半空處激烈碰撞,然后如兩道絢爛煙火落向地面。

    原本密密麻麻的雄偉閣樓徹底毀滅,四周空無一物。

    這場突如其來的大戰來的莫名,卻絲毫沒有雷聲大雨點小的意味。

    白落帝一身灰色儒衫已經破爛不堪,里面的廉價棉襖都從裂縫處滲了出來,顯得有些狼狽。

    而他對面的男子看起來則要好上許多,面如冠玉,神態自若。

    木寒云宗宗主易千南從皮囊上看確實是上佳的神仙人物。

    俊逸男子冷笑道:“僅僅為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弟子,就公然叛道離宗,儒家之人都是這種蠢笨貨色?”

    白落帝微微一笑,說道:“我的道你看不透,寒云宗也不是你的宗,至于儒家先賢...若是讓書院那位先生知道,宗主估摸著就大道就此斷路了。”

    俊逸男人聞言自知失言,臉色微變,半響后接著說道:“哪怕踏足三境,可你依然只會用最低等的對戰手段,又撐的到幾時?”

    “既然你稱呼我為宗主,就該明白天時地利人和盡在我手。”

    易千南雙手攤開,眼神微諷,不屑道:“你終究只是死路一條而已。”

    青芒更甚,如一輪大日,壓得另外一抹灰色越加的黯淡。

    “天時地利或許。”

    白落帝臉色蒼白,卻只是搖頭笑道:“但人和卻不是。”

    在中年儒生破境之后,在那棟碧綠閣樓里的很多年,他其實就無數次推演過現在的這一幕。

    那副棋盤上密密麻麻的棋子就是證據。

    可無論他如何推演,重復演算,自己終究還是差了一招。

    這一招,不在于對手,更不在于生死,而在于陸苗,還在于那只心思不定的護宗神猴。

    直到陸沉出現,這兩個問題似乎終于迎刃而解。

    至于司徒莫一流,他其實從來就沒放在眼里過。

    為了陸苗,或者更準確的說為了他夢中五百年前的那位紅衣女子,這場在旁人看來這場莫名其妙就開始的大戰,其實他已經等了很久很久。

    “天時地利與我無關,但人和就已經足夠。”

    白落帝右手伸出,認真說道:“并且我已經等了數百年,所以真的不能在等了。”

    一抹微弱的白光在他的指尖浮現,如隨風搖曳的火燭,看起來下一秒就會消逝。

    “胡言亂語,那我就送你去死。”

    易千南冷笑一聲,右腳重重往地面踏去!

    地動山搖。

    一道恢弘磅礴的氣勢從木劍男子身上散發而出,夜幕里的狂風呼嘯著席卷而來,只見無數青芒匯聚成一條璀璨銀河,朝著中年儒生而去。

    那是他身上的靈力熔煉而成,也是道家一脈秘典之上的無上神通。

    銀河在空中翻滾,所有被他沾染過的碎屑泥土,一切可見之物,不可見之物都在一瞬間之內化為了虛無。

    這一幕透露著無聲的恐怖。

    白落帝手指前方那抹白光開始穩定,然后如同小火苗一般熊熊燃燒。

    若是陸沉看見這幕,便會發現先前這招與陸苗先前所使用的招數一模一樣。

    “去。”

    中年儒生輕輕呢喃,那道微弱的白色的火焰化為漫天顆粒狀的靈力,如雨滴一般漂浮在空氣之中。

    下一秒。

    青色銀河與米粒狀的靈氣相撞。

    沒有驚天動地的震蕩,也沒有天翻地覆的變化,只見白色“米粒”緩緩吞噬了那抹璀璨長河。

    風平浪靜。

    兩人視線同時下移。

    他們身前的地磚已經完全化為了虛無,有一個觸目驚心的大坑憑空而出,一眼望不見底。

    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從底部散發了出來。

    易千南感受到了那股寂滅氣息的味道,神情凝重,說道:“若是我們繼續這樣打下去,遲早會引火自焚。”

    白落帝微微一笑,仿佛毫不在意。

    “你是想拖著我死?但我不會如你意。”

    手持木劍的俊逸男子向后方飄逸飛去。

    等到兩人中離有數百米之距,易千南才落于地面,隨后手中木劍直直射向天空,同時雙手高高抬起。

    白落帝望見這一幕無動于衷,甚至還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這輩子從未打過架的中年儒生微微咳嗽,夜晚的氣溫很低,再加上身上衣衫破碎,所以有些冷。

    他突然抬頭望天。

    寒云宗四面八方有無數道光線在黑夜中亮起,劃過了一道道流星長線,然后在兩人頭頂交匯,很是好看。

    易千南雙手合一,朗聲道:“諸天神主,請!”

    天空之上,風云匯聚。

    緊接著一道道身影帶著恐怖的凌厲氣息接連出現。

    有手持拂塵駕鶴西去的老人,有身著肚兜倒騎青牛的小孩,有白衣出塵飄渺如仙的女子,或閉眼,或低頭,或俯視。

    宛如一幅橫跨銀河的畫卷。

    千奇百怪,卻皆如真仙。

    易千南彎腰作揖,笑道:“有請眾仙誅魔。”

    .....

    整個寒云宗抬頭望天的人看見這一幕畫面全部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落云峰峰頂。

    陸沉對此視若無睹。

    算命老道雙腿盤膝坐在某處,嘿嘿笑著,笑意莫名,“憑借著寒云宗陣法氣極牽引,弄出這么個不倫不類的東西,若是真讓畫上那些人知道,就算隔著千萬里都得一巴掌拍死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老人突然頓了頓,自言自語道:“不過憑他的道行,這舉也頗有些意思,那個小小儒生估計有點危險咯。”

    滄海葵出乎意料的平靜,她望著天空上那個個風流人物,總覺得有些怪異。

    風塵仆仆的老道耐不住寂寞,開口說道:“你覺得誰會贏?”

    陸沉說了個滄海葵覺得是廢話的話語,“自然是該贏得人會贏。”

    老人認真想了想,哈哈大笑道:“有理有理。”

    ....

    在那座高大的碧綠閣樓里。

    一名紅衣女子安安靜靜的坐在四樓頂端,正在翻閱一張張零散紙頁。

    先前外面所有的氣極漣漪震蕩,全部被閣樓外的一道道肉眼看不見的波紋阻攔。

    整個寒云宗,仿佛就只有這一小片寧靜的凈土。

    陸苗認真翻到了最后一張,似乎是放錯了,上面只有所寫之人的一些零散筆記,很是隨意。

    “我輩讀書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我輩儒生,看萬卷書,行萬里路,浩然氣在身,萬法不侵。”

    “我輩修士,道理在前,隨心所欲亦不逾矩。”

    紅衣女子一排排望去,這些似乎是隨時間的流逝而寫,并且越到后面就越潦草,不再講究刻意的公正,頗有一種看破某樣東西之后的灑脫味道。

    女子終于看見了最后三句,色澤很新,寫上去似乎不久。

    “說了這么多的大道理,有對,有不對,但都很酸,所以你看著先笑一笑便是。”

    陸苗真的輕輕笑了一下,然后她看向了下面兩句。

    “縱觀史書多年,讀書明理,但是我覺得有時候為了某些東西,也可以不用講那么多大道理,其中特別是當你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

    “而像這種時候,道理規矩全都無用,縱他是佛陀道祖,也應該打他娘的!”

    .....

    無盡偉力鎮壓場中那個氣勢平庸的男子。

    白落帝立于場中,面對那無窮無盡的威壓,昂首挺胸,大袖一揮,“破。”

    天地間驟放光明。

    只見中年儒生大袖飄搖。一道高達萬丈的輝煌人像在中年儒生背后拔地而起。

    漫天神佛頓時灰飛煙滅。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