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6章 一劍起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癡兒,還不醒悟么!”

    輕描淡寫的話語,卻仿佛雷霆一般響徹在幾人的耳畔。

    柳眉踏前一步,詢問道:“陸沉師兄到底是什么意思?”

    陸沉沒有理會他,望著其余兩人問了一個莫名的問題,“今年是大唐歷多少年?”

    這是一個極為簡單的問題,可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場中幾人面面相覷,竟然沒有一個人回答的出來。

    “大唐....怎么會是大唐?!大唐又是什么?”

    少年武夫似乎記起了什么,雙手抱著腦袋,頭疼欲裂,甚至有些神志不清。

    寧正海神情茫然,呆呆的望著這一幕,半響后默默呢喃道:“今年難道不是乾坤八十一年嗎。”

    空氣中似乎有什么東西碎了。

    陸沉轉頭望向后方,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抹能夠吞噬一切的黑線就在他們身后五十米之處停下,然后被風徹底吹散。

    陸沉盤膝在地上,解釋道:“在幾百年...甚至數千年前,你們在漫長的時間里都被困死在魍魎幻境之中,到最后肉身銷毀,只剩下一絲執念留下的三魂氣魄在這個世界中晃蕩。”

    “你是說...我們早已經死了?”

    寧正海死死握住雙拳,喃喃自語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根本就沒有這個記憶。”

    陸沉想了想,平靜道:“魍魎利用了你們的執念,再次將你們復生,或許是曾經重復了無數次的經歷,你們知道身后那抹黑線能夠吞噬一切,更是下意識的拼命前行,當然.....其實這個局是針對我的。”

    陸沉望向了從始至終一直懵懵懂懂的柳眉,笑道:“妄想通過我換另一種身份離開這里,在離開這里時再將他們也給除掉消滅所有痕跡,然后改頭換面重回世間,是不是想的太簡單了點。”

    柳眉依然還是那副天真無邪的表情,說道:“方塵大哥...你是不是誤會了我什么,我真...”

    劍氣破空,只聽得劍身穿破肉體的聲音。

    陸沉手中古劍云笙穿透了柳眉的心臟,一閃而逝,蕩出些許血花。

    陸沉沒有絲毫表情。

    柳眉面色呆滯,但卻沒有倒地,隨后一股再也掩飾不住的怨毒與冷笑浮現在她那清秀的臉上。

    “切,你究竟是怎么發現的。”譏諷的嗓音從女子腹部響起。

    陸沉望著遠處那些已經靜止的獸潮,道:“疑點太多了,若是魍魎幻境所有弟子都在此處,怎么會一路走來沒有看見一人,又比如他們兩人攻擊蝦群的方式和處理太過于完美,每一招都能攻擊到蝦群的薄弱處。就連我也觀察了一會,當然....真正能讓我確定的只是一件小事。”

    陸沉停頓了會,說道:“寧正海問我境界時所說的是無痕,但那是千年前的說法,現在應該稱為無距境界,”

    “你知道的還真多。”

    柳眉冷笑道:“難道那個來自滄海的廢物也是假的?”

    陸沉說道:“他倒是真的,純粹是你為了引誘我上當特意放進來的一名弟子,所以你才會運用鈴鐺讓他死這么早,不是么?”

    寧正海和少年武夫此刻身形飄渺不定,如風中柳絮,即將支離破碎。

    “若是如你所言....我為何要白廢功夫挑選這么一個平庸的皮囊?”

    柳眉面部徹底變為了一個怨毒的青色小鬼。道:“更重要的是..既然你早就知道了我的手法,為何還要如此白費力氣?”

    陸沉手輕輕一抬,古劍云笙瞬間回到了他的手上,“因為你心知肚明,數千年過去了你的實力暫時還無法恢復到當初那種境界,更清楚外面那幫家伙的實力,你根本無法打出瑤池,所以你早已經設計舍棄肉身,隱藏在柳眉的體內妄想隨我一起逃離,當然這件事還是你曾在葬仙冢告訴我的,因為只要神魂在你便能重新孕育出不死不滅的肉體,至于我為何白費力氣....”

    陸沉沉默了會,說道:“誰說我是白費力氣。”

    話音剛落,寧正海和少年武夫的周身同時散發出了璀璨金光,臉上不再是痛苦以及迷茫,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臉解脫。

    他們仿佛徹底脫離了這個世界的禁錮,整個人都朝著天空飛去,望著陸沉眼神中都有說不出的感激。

    柳眉微微一愣,然后臉上流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神色,隨后雙手捧腹,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笑死我了,哈哈哈,你忙了這么久竟然只是想解除他們的執念,世上竟然有你這么迂腐蠢笨的家伙,哈哈哈,劍閣都是這般可愛么?”

    陸沉沒有說話,臉色平靜。

    柳眉似乎是笑夠了,恢復平靜,臉上帶著說不出的嘲諷,“可是你知不知道,盡管你解除了他們的執念讓他們可以六道輪回,可只要我想,隨時隨地便能再將他們的魂魄從歲月長河中捉回來!”魍魎伸出了一根手指,得意道:“這便是我魍魎一脈掌控時光的真正神通,在我體內幻境之中我可隨意操縱時光,永生不死,便是無敵!”

    只見柳眉先前才被云笙古劍穿透的腹部血洞開始復原,不,或許說是重組,那些血液,肌肉組織,所有的一切開始復生。

    宛如時光倒流,腹部幾乎是瞬間就恢復了完整。

    陸沉沒有任何表情,右手高抬做起劍式,意味不言而喻。

    柳眉冷哼一聲,一股無窮無盡的黑色氣流從她的身體里爆發出來,周圍的一切景物開始轟然崩塌,那些遠處所謂的斷崖,獸潮,大地全部毀于一旦,化為虛無,只有兩人之間的空地安然無恙。。

    與此同時,一雙巨大的眼睛從天空之上出現,而且俯視著陸沉。

    柳眉臉上浮現出無窮的怨念,“外面那幫廢物拼勁全力鎮壓我的肉身,可誰知道只要我的神魂不滅,便能無限復生,本來想借助這具皮囊離開瑤池再說,結果被你看穿,那留你也無用,去死把!”

    柳眉的右臂被黑氣所籠罩,形成了一雙巨爪,當頭就朝著陸沉腦袋砸去。

    “三千。”

    陸沉輕聲呢喃,右手只能看見輕微的晃蕩,劍氣晃蕩,巨爪瞬間破碎,柳眉整個身軀都幾乎化為了碎塊,劈里啪啦掉在地面。

    “沒用的,在這里就算是七大圣主齊聚又能奈我何?”

    充滿著淡然無畏的嗓音響起,柳眉的碎片開始緩緩匯聚,瞬間就重新“復活”過來,變成了一個完整的人。

    陸沉看了一會,道:“看起來你對你掌控歲月長河的能力很自信。”

    “笑話,三千年前我面對那么多人族大圣圍攻都沒有死,何況如今的世界!”

    柳眉陰惻笑道:“你的身軀似乎很不錯,既然你打算毀了了我準備了多年的軀體,那就用你自己的身體來代替把,嘿嘿,天生劍胎的軀體,似乎很不錯啊。”

    陸沉突然眉毛一挑,說道:“你要掌控我的身體?”

    柳眉問道:“怕了?”

    陸沉搖頭,平靜道:“你不行。”

    柳眉仿佛聽見了天大的笑話,說道:“我在這里掌控時間輪回,不死不滅,就憑你?”

    凡是世上關于時間兩字的道法甚至法寶,都必然是天下頂尖。

    比如那位書院圣人,一掌天下,一念通歲月長河,上下數百年,來去自如。

    這等通天手段,受萬人敬重。

    而魍魎受上天眷顧,得天獨厚,自然有這種驕傲的資本。

    天空上的巨眼開始緩緩睜開,它的視線灌注在了陸沉的身上。

    周圍的一切停滯了。

    大地上的風,四周的靈力,天上的太陽,在同一時刻仿佛都成為了死物。

    陸沉感受到了天空的目光,抬頭對視。

    一道磅礴陰暗到極致的神識進入了他的腦海里,然后他的眼中有著一條散發出光輝的海水在星空中流淌而過。

    那是傳說中的歲月長河。

    陸沉知道魍魎正在從他的過往歷程之中,找尋他道心的薄弱點,從而放大百倍千倍,進而占據他的身體。

    .....

    周圍的一切開始模糊,五感開始全部屏蔽。

    這是意識開始銷毀的時候,這證明著魍魎的神魂開始跟他的本源神魂在爭奪肉體。

    可不知道為何,陸沉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絲笑意。

    在這段幻境之中的過程,若是讓熟悉他的人一起,便會發現陸沉的行為很是古怪。

    因為陸沉從來都不是一個喜多話的人,就算知道了些什么,也絕不會一句一句的解釋清楚。

    如果他說了很多,只能證明一個問題。

    他在等待著什么。

    直到此刻,魍魎動了占據他身體的念頭,陸沉終于露出了一絲微笑。

    是的,在進入幻境之中了解到魍魎的意圖之后,陸沉就已經在等待這個時候。

    時光規則很是強大,但同時也很危險。

    陸沉要進行一個很危險的舉動,這個舉動一旦失敗或許便會真正的身死道消。

    他并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卻沒有猶豫。

    ......

    魍魎的意識在那條虛幻的歲月長河中飄蕩,當看到了陸沉的種種事跡之后,臉色開始震撼甚至驚訝起來。

    “究竟是誰,他究竟是誰。”

    這個念頭充滿了魍魎的腦海之中,讓他迫不及待的來到陸沉的腦海盡頭。

    這是一片無窮無盡的星空,周圍有無數說不上是什么的巨大石球在空氣中漂浮,充滿著混沌的力量。

    就在這時,星空中開始明亮起來。

    魍魎終于看到了一個背影。

    那個充滿著偉岸的背影無比的高大,雙手負后,站在星空的盡頭,不知道為何竟然讓人感到有些寂寞。

    一股極大的恐懼感突然充斥了魍魎的心間,渾身止不住的澀澀發抖,

    他似乎曾經看見過他。

    下一刻,魍魎的神識開始瘋狂向后逃去,他是自詡天下地下不死不滅的遠古天獸,但這一刻也是如同一個螻蟻般沒有絲毫停留。

    “竟然是你....竟然是你....你這種存在竟然還沒有死!”

    瘋狂凄厲的響聲從魍魎口中喊出,整個人仿佛化為了光速遠墜而去。

    .....

    魍魎幻境之中,陸沉盤膝坐在地面,靜若深淵,與周圍幻境格格不入。

    在現在這種情況,甚至整個天下之間,能直接解決掉魍魎的人寥寥無幾,但剛剛好“他自己”就算是一個。

    魍魎幻境是一種神通,但在陸沉的眼中卻是一種溝通時光的橋梁。

    “殺了他!”

    陸沉說道。

    這道神念從陸沉的心中而起,如同最簡單的字符,穿過了歲月長河,穿過了三千年時光,落在了那片星空間。

    那道偉岸的背影突然挑了挑眉,周圍環繞盤旋的石球開始微微顫抖,一絲絲裂縫從其中蔓延而出。

    整座星空都開始顫抖起來。

    那道偉岸背影轉過身來,嘴角輕咦,望了遠處一眼。

    “不要!”

    已經逃回自身肉體的魍魎感受到了隨之而來的毀滅氣息,再沒了絲毫的從容,臉上充滿著無窮的恐懼和不甘。

    一縷極小的劍氣從后方追了上來,宛如一根長發。

    下一刻。

    長河崩塌。星空消散。

    一劍起。

    萬物滅。

    .....

    魍魎幻境從天際開始崩塌。

    陸沉盤膝而坐其中,微微閉眼,徹底變成了一個血人。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