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5章 聽戲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而在秦瑟和謝桁思忖著曹家禮品有沒有被下毒的時候,張夫人跟曹玉梅正對著那堆山碼海的賠禮,心驚肉跳。

    張夫人念叨著,“往日被北寧郡主欺負了的,多得是,誰見過長公主的賠禮?偏還是這么多……玉梅,這里面會不會有什么蹊蹺?”    曹玉梅面色凝重,聽得張夫人聲音都在抖,她緩了一口氣,拍了拍張夫人的手背,道:“娘,且不說長公主不會這樣光明正大的來害我,便是會,咱們找大夫來,將這

    些東西一一檢查,每寸都不放過,總會安全的。”

    張夫人點點頭,“也是,那我立即叫丫環請大夫再找幾個會查事的婆子來,一起查。”

    曹玉梅微微點頭,張夫人立即著手去安排。

    很快,丫環就請了府醫過來,還有幾個在宮里當過差的婆子,一道檢查云陽長公主送來的東西。

    為免消息傳出去,回頭云陽長公主有借口說,他們對長公主不敬,都是關上門,悄悄查的。

    好在檢查過后,那幾個婆子和府醫,都說沒問題。

    張夫人略微有些安心了,卻還不能徹底松下這口氣,又讓人從外請了幾個大夫來,分別檢查過,確認東西無誤,都是好東西,張夫人和曹玉梅才徹底放松下來。

    張夫人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曹玉梅對這個結果,并沒有多少意外,“長公主送這份禮,只是告誡我,今天的事,只是北寧郡主一個不小心,招待不周,并非有意要對我如何,讓我閉上嘴罷了,要

    是真在這些賠禮里動了手,豈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張夫人,“也是。”她摸了摸曹玉梅的胳膊,“還好今天什么事都沒有,我們皆可放心了。”

    曹玉梅微微一笑,“還好我遇到了秦姑娘。”

    張夫人連連點頭,“是是是,回頭我得備一份謝禮,專程送上秦家門才是。”

    曹玉梅也想表達一番謝意,便讓張夫人去準備謝禮的事了。

    張夫人一走,她一個人在床邊坐下來,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還是忍不住后怕,幸而她命中有貴人。

    ……

    秦瑟揣測著曹家應該無事,并不知道曹玉梅和張夫人小心警惕地檢查了個遍,等到張半仙將長公主府送來的東西都收了起來,她和謝桁便回屋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秦茂和就叫人把秦瑟請了過去。

    秦瑟一大早迷迷糊糊的,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秦茂和就遞了一個單子給她。

    秦瑟看了秦茂和一眼,一邊打開單子,一邊問道:“這是什么?”

    秦茂和:“給長公主府的回禮單子,你看一看。”

    秦瑟訝異,“這么快就準備好了?”

    秦茂和道,“原本也不需要準備什么,長公主送了賠禮,自然沒想過要收回禮,且我們門戶,本就比不上長公主府,略盡心意便罷了。”

    秦瑟看了一下手里的單子,才明白,秦茂和所說的略盡心意,還真是略盡心意。

    回禮單子跟長公主送過來的賠禮,相差十萬八千里,連一半兒都沒有,但樣樣都是精心挑選的,全是一些供奉之物,沒有什么給長公主的食物。    秦茂和看得出來,秦瑟對這單子略有驚訝,解釋道:“坊間傳聞,長公主篤信三清,日日常伴青燈,這些或是她最喜歡的,也不是什么吃食,免得回頭長公主吃壞了肚

    子,倒要怪在你頭上。”

    秦茂和這句話,明顯話里有話。

    他倒不是怕吃壞長公主的肚子,而是怕長公主假借不舒服,來怪罪秦瑟送去的東西不干凈。

    不送吃食也好,省去了許多麻煩。

    秦瑟順從道:“秦大人考慮周全,多謝大人。”

    秦茂和道:“既然跟你說過了,單子你也看過了,我便讓人以你的名義,送去長公主府。”

    秦瑟微微點頭,“謝過大人。”

    秦茂和立即招來管家,交待下去,讓管家親自帶著回禮送去長公主府。

    安排妥當后,秦茂和起身道:“我還要去漕運司應卯,今日無事,就讓洧兒,帶你出去玩一玩,如今京中雪景甚好呢。”

    秦瑟應了一聲。

    秦茂和便捧著官帽,出了家門。

    秦瑟捏著手里的單子,回到清荷園,剛把單子遞給謝桁,叫他看看,秦洧那邊就到了清荷園。    秦洧比秦瑟還小一些,但為人還算穩重老成,見了秦瑟便先行了平輩禮,才溫溫吞吞地道:“堂姐,父親臨走前吩咐了,叫我帶堂姐與姐夫出門逛一逛,恰好今日燕云

    臺有新的戲文,特來請堂姐一同去聽曲。”

    秦瑟當即笑道:“湘湘去嗎?”

    秦洧道:“去的,還請了曹家的小姐。”

    是曹玉梅?

    秦瑟微微一笑,“那我就跟著一塊去吧,勞煩少爺帶路了。”

    秦洧福了福身,便做了個請的姿勢。

    秦瑟與謝桁對視了一眼。

    謝桁便將手里的單子收起來,跟秦瑟一道,隨著秦洧去了前院。

    秦湘已經在大門口等著。

    看到秦瑟過來,她便興奮地上前拉住秦瑟的手,嘰嘰喳喳地道:“堂姐,聽聞燕云臺今天有新戲文,還是當家花旦唱的,咱們可算是有耳福了!”

    秦瑟附和地點點頭,卻發現今日秦夫人和秦婉不在,倒是秦玉跟著。

    秦瑟不由問道:“怎么沒見到夫人與你大姐?”

    秦湘捂著嘴,曖昧地一笑:“今天親家夫人過來送年禮,娘親和姐姐自然沒時間出門。”

    秦瑟了然,便沒有再問。

    秦洧瞧見人到齊了,便讓眾人一塊上了車。

    幾個人坐著馬車,就到了京中最大的戲班子燕云臺。

    燕云臺就是戲臺子,常年有大戲班子在這駐扎,時不時地有新戲文。

    今日本來無事的,恰好有新戲文上映,秦洧又不知道該帶女生去哪兒玩,便選了這一處。

    等下了馬車,秦湘就拉著秦瑟的手,興沖沖地去了二樓早就定好的隔間,從二樓往下看,正對著戲臺,正是視線最好的地方。

    秦湘拉著秦瑟的手,興奮地坐下來,兩眼放光道:“以前我娘年節才帶我來一次燕云臺,今天是沾了堂姐的光。”    秦瑟笑笑,“對了,不是說梅姐姐今日過來嗎?怎么不見她?”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