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章 一卦十兩,限時限量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張半仙嘴角一抽,平常他算一卦五文錢,都有人嫌貴,畢竟這就是個小縣城鎮。

    但好家伙,秦瑟一開口就要十兩……

    這哪有人會愿意奉上十兩要一卦啊!

    “放心吧,自然有人求著要的。”秦瑟揚唇一笑。

    十兩,她還鮮少呢。

    在現世的時候,秦瑟一卦價值千萬,那還是隨緣而來,求都求不到的,這十兩折合才多少錢?

    已經算是天大的優惠了。

    “真,真要這么做嗎?”張半仙還是有些遲疑。

    一想到十兩一卦,他心肝兒都顫了顫,何況是旁人?

    “讓你寫就寫吧,不是要跟我學本事嗎,對我的話這么多意見,讓我怎么教你?”秦瑟挑眉,半威脅地道。

    “別別別,我哪敢不聽,大師稍等,我這就去!”張半仙一聽不敢再說其他,屁滾尿流地準備去了。

    秦瑟看了看內堂,就坐在張半仙那桌案后的椅子上等著。張半仙的辦事能力還是有的,很快就在一旁重新準備了一張書案,還把自己珍藏的黃花梨木大椅拿了出來,給秦瑟做,生怕照顧不周,秦瑟一拍屁股走人就沒人教他本事

    了。

    “大師,你看還滿意嗎?”準備妥當后,張半仙把椅子擦了又擦,一副獻寶似的嘿嘿笑道。

    秦瑟煞有其事地點點頭,“還不錯。”

    “那您這邊請。”張半仙立馬讓開。

    秦瑟就走過去坐了下來,確實很不錯,她朝張半仙笑道:“難為你這么用心了。對了,你那案子上也寫個牌子,一文錢一卦,不準也要錢。”

    “啊?”張半仙愕然,差點沒反應過來。

    他以為是說不準不要錢,但好像不太對啊……

    “就這么寫,然后去外面吆喝一聲,今日三卦開始,先到先得,晚了出再多錢也不成。”秦瑟抓過旁邊的簽筒,一邊把玩一邊閑適地說道。

    “啊……是是。”

    張半仙愣了一愣,盡管覺得這話有問題,但不敢反駁,只能先去準備。

    過了一會兒,就聽張半仙敲著鑼,在外面喊了起來。

    “鐵口直斷,不靈不要錢另賞銀十兩,每日僅限三卦,過時不候啊,大家快來!”

    聞聲,秦瑟便在屋里等著。

    張半仙這么一喊,倒是引來不少人側目。

    張半仙本身在這鎮子上,還有點名聲,雖然也弄錯不少事,但瞎貓碰上死耗子說中的也有。

    可他平時一卦才五文錢,今天竟然開口要十兩,眾人瞠目結舌之余,便不由得想,難不成張半仙還真成了鐵口直斷不成?

    要不然那賞銀十兩,還不得把他賞到破產?

    盡管這么想著,但也沒多少人上前,只有幾個躍躍欲試,想沖著那十兩賞銀來,便揚聲問道:“你這不準真的給賞銀?”

    “給,但先得你們拿出十兩銀子來。”張半仙腦筋轉的也快,知道他們一上來問賞銀準沒好事。

    聞言,那幾個人果然顯得興致缺缺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綢緞華服,二十多歲的青年走了出來,長得還算是眉清目秀,但過分纖瘦,好像一陣風就能把他吹跑似的,那腰肢比女子腰肢還要纖細一寸有余。

    大春天的,他還搖著一把扇子,故作風流之姿,問道:“一卦要十兩?你這卜宗堂是明搶啊。”“這位公子,話可不是這么說的,我們說了,不靈不要錢還額外賞銀十兩,明搶還有這樣的好事不成?”張半仙道:“何況我們這每日只有三卦,那是因為每一卦越準耗費的

    精氣越多,若不然也不可能限數是吧?”

    “真的很靈?”年輕男子來了興趣。

    張半仙連聲道:“自然,這上面寫著呢,不靈不要錢。”

    “那就給我算一卦吧。”年輕男子倒不是對十兩賞銀有意思,他只是看不慣有人招搖撞騙,想要去拆拆臺。

    張半仙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看到還真有人上鉤,他立即道:“客官里面請,今天咱們這大師在里面問卦呢。”

    “唉,平時不都是你自己嗎,什么時候又多了一個大師?”有些熟悉些張半仙的人,聞言不由的問道。

    “我自己水平有限,可不敢要十兩一卦,我如今一卦一文錢,有興趣的人也可以來看看!”張半仙順勢給自己打了個廣告。

    一個一卦十兩,一個一卦一文錢,不少人來了興趣,也想趁這機會進去看看哪位大師是什么模樣的,當下便有不少人拉著要找張半仙算。

    張半仙便讓他們先進去排隊,一個一個來。

    那年輕男子排在了第一個,進去之后,沒看到什么大師,卻看見了一個美貌如花的小姑娘,坐在桌案后把玩著簽筒,活像是個來看熱鬧的小丫頭。

    年輕男子便不由問道:“你們家大師呢?”

    “在這里,就是這位。”張半仙連忙上前介紹道。瞥見他指的人是那小姑娘,年輕男子嗤了一聲,“現在年紀這么小的小姑娘,就出來招搖撞騙了?你們要騙人,也應該裝的像一點,她這小姑娘一看便不成,誰會上當受騙

    ?”“公子你可別這么說,我們這大師可是真有本事,別看她年紀小,那是連縣太爺都夸過的,不信你去縣太爺府上問問去。”張半仙一聽他詆毀秦瑟,便有些不悅了,語氣也

    硬上了三分。

    年輕男子更加嗤之以鼻,“你說是就是啊?真是好笑,浪費小爺的時間。”

    “今日出來是想問前程?”

    男人一甩袖,正想走人,身后那小姑娘忽然嬌嬌俏俏地開了口。

    男人腳步一頓,有些詫異地回過頭來。他叫林文瀚,是鎮子上林家的獨子,再過些時日是鄉試,他前兩年中過府試,但鄉試屢次不中,這幾日正是憂心,出來看到卜宗堂,也是有心想來算一卦,不求真實,只

    求個安慰而已。

    但他看到是個小姑娘后,連拆穿她的心思都沒了,卻不想他的心思被這小姑娘看了個透。

    林文瀚琢磨了一下,遲疑地問:“你真會算?”

    “一卦十兩。”秦瑟不答,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地重申規矩。看到她那混不吝的樣子,林文瀚心里稱奇,這樣的人要么就是真有本事,要么就是愚蠢至極,他琢磨了一下,這小姑娘著實不像后者,十兩銀子對林家來說也不算多,他

    便往秦瑟面前的凳子上一坐,掏了十兩銀子出來,放在桌案上。

    “錢在這了,你給我算算吧。”“你想問鄉試能否中第,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別想了,沒機會。”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