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4章 你還能相信誰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秦瑟淡聲,畢竟她也只見了蘇靜書一面,相比較蘇靜書外,她更相信親眼所見的云氏。

    云氏那恐懼深入內心,害怕成那個樣子,宛若曹軒見到那頭骨一般,絕對不是可以假裝出來的。

    而蘇靜書那平和的一面,卻是最容易偽裝的。

    相比較之下,秦瑟更相信云氏,也無可厚非。

    徐夫人皺著眉,“怎么會這樣呢?比云氏更受寵的小妾,也不是沒有,我那大嫂嫂都沒有害旁人,為何要還云氏?”

    “那些更受寵的小妾,有無子嗣?”秦瑟想到一個可能。

    徐夫人一怔:“……沒有。”

    除卻云氏外,曹國石的那些小妾們,沒有一個安然生下孩子的。

    想到這一點,徐夫人渾身冷汗,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

    秦瑟看她一眼,了然,“云氏生了一個兒子,她還得寵,可以自己養著自己的兒子,若換做是徐夫人,咽得下這口氣嗎?”

    “當然咽不下。”徐夫人下意識地道。

    一個正妻,一個大夫人,被小妾逼迫至此,是誰都咽不下這口氣。

    但徐夫人不會動手傷人。

    可她不敢保證,情急之下,蘇靜書不會傷人。

    可她也不相信,蘇靜書會傷人。

    徐夫人完全陷入到矛盾之中。

    秦瑟也拿不定主意,便道:“夫人,你在曹家有休息的房間嗎?”

    “自然是有的。”徐夫人緩了口氣,道:“我娘愛護我,自我出嫁后,依舊保留著我在閨閣時住的繡樓,我若回來的話,便可以住進去。”

    “那地方沒別人吧?”秦瑟問道。

    徐夫人搖搖頭,“除了貼身照顧我的人外,再無旁人。”

    “那就勞煩夫人騰出一間房來,讓我和云氏談談,問一問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瑟微微福身道。

    徐夫人,“這自然是可以的,姑娘隨我來吧。”

    秦瑟頷首,看了謝桁一眼,兩個人便隨著徐夫人去了她在曹家時住的繡樓。

    繡樓是單獨立在院子的南角,有單獨的院落,院門一插,再上三層小樓,倒是不怕旁人聽見什么。

    徐夫人便帶著秦瑟上了三樓的一間廂房,“這間原本是繡房,是我練女紅和琴技的地方,姑娘在這做什么都行,旁人定發現不了,我會在下面看著的。”

    秦瑟福了一禮,“那就麻煩夫人了。”語畢,她看向謝桁,彎唇笑笑:“你也出去等我唄,我想單獨和云氏聊聊。”

    “我不能在?”謝桁皺眉,不悅。

    秦瑟咳了兩聲,“鬼怕生人嘛,你是男子,陽氣重,怕是她不敢露面。”

    謝桁聞言,定定地看了秦瑟兩秒,旋即還是起身走了出去。

    徐夫人也跟著走出去,十分貼心地將房門關上。

    待他們全部出去了,秦瑟拿出一張結界符,貼在門上,避免有人偷聽,然后拿出了靈符一甩,將云氏放了出來。

    云氏跌落在房間里,脖子上干枯的血跡,掉落了一地的渣渣。

    秦瑟見狀,有些不忍直視,她溫聲道:“這里現在是安全的,沒有人會害你,你不要怕,好好回答我的問題,才有可能救你,還有救你的孩子,明白嗎?”

    云氏忌憚地望著秦瑟,“你想做什么?”“應該問,你想做什么。”秦瑟道:“你的魂魄沒有去輪回,要么就是有人壓著你的魂魄,不想讓你去輪回,要么就是生前遭遇太大的冤屈,讓你無法入輪回,從你剛才的表

    現來看,我相信你生前蒙受了不白之冤,魂魄才被困在白綾之上。”

    云氏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你頭一眼看到我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我不是普通人。”秦瑟道。

    云氏打量著她,眼里忽然放光,“你是天師?你是天師嗎?”說著,她又驚慌起來,“不對,天師都不是好人,天師都是壞人,就是天師幫著她害了我!”秦瑟聞言,瞇起眼來,“冷靜一點,你先跟我說說,當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相信你不是自殺的,我可以幫你洗刷冤屈,但你得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我才能幫你,

    是不是?”

    “你是她的人,你會害我……”云氏蜷縮成一團,卻不相信秦瑟。秦瑟在她面前蹲下來,溫聲道:“我不是大夫人找來的人,我是為了你兒子曹軒來的,你雖然無心,但你應該清楚,你經常出現在曹軒面前,會嚇得他魂不附體,長久處于驚嚇之中,你兒子早晚會死,曹家人以為他是得了失心瘋,撞了邪,便讓徐夫人帶著他來找我,我發覺他身上問題不對,才來到曹家。你應該相信我,我是唯一能幫你的

    人。”

    云氏望著秦瑟,目光帶著猶疑和試探,“你,真的能幫我?”

    “除了我,一個外姓人,你還能相信誰?”秦瑟微微一笑,輕松掐準了云氏的七寸。

    是啊。

    整個曹家的人都信蘇靜書是好人,是最善良的人,蘇靜書把持著曹家的掌家之權,又請了人壓制她,她不相信眼前這個眼生的小姑娘,還能相信誰?

    云氏一咬牙,“好,我告訴你,當年的事,都是蘇靜書她污蔑我!”

    云氏說,她當年嫁入曹家之后,一直就頗得寵愛,但在懷孕之后,蘇靜書為了分寵,就給曹國石另娶了好幾房小妾,其中就包括后來的月氏。

    云氏孕中被蘇靜書這么擺了一道,很是生氣,卻也沒辦法,她懷著孕,曹國石本就不能和她親近,現在又有其他貌美如花的小妾在旁,他當然就忘了云氏。

    而在這時候,云氏發現自己的安胎藥里被人下了毒。云氏是賣唱出身,在風月場合,見慣了各種手段,她發現自己服用的湯藥味道不對,便立即停住了,詢問了丫環,丫環卻說并沒有換藥,她當時沒有發作,但留了個心眼

    ,將丫環支開之后,她就將湯藥倒進了水壺里,找機會讓自己賣唱時帶出來的小丫頭緋紅,拿著那些湯藥去找外頭的大夫問問。

    結果,大夫卻說,她的安胎藥里,被人下了落子湯,安胎成了落胎。幸好云氏喝了一口,警覺地發現湯藥味道不對便止住了,若不然一碗下去,必定要滑胎。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