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7章 庵堂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俞大海被姚氏氣了個仰倒,他怎么就娶了這么個母夜叉?

    見他在原地氣得直跺腳,徐知府道:“帶路。”

    俞大海只能壓下心里的憤怒,皮笑肉不笑地帶著徐知府和秦瑟張半仙,朝忙水鎮外的尼姑庵走去。

    忙水鎮確實不大,從俞家到尼姑庵,也就二里地,走了一刻鐘的時間,他們就趕到了尼姑庵。

    這尼姑庵就寫作尼姑庵,連個名字都沒有,破破敗敗的,不過香客倒是不少。

    秦瑟和徐知府張半仙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這都下午了,尼姑庵里還有不少人出出進進的。

    秦瑟便朝俞大海問道:“這么晚了,怎么還有來上香的?”“我們鎮子小,沒啥規矩,大家想來就來了,這庵堂也沒個規定的時間,不管啥時候來,一應都要招待的,大家就更不在乎時間早晚了。”俞大海解釋道,換來姚氏冷哼了

    一聲,陰陽怪氣地道:“你對這庵堂的事倒是了解的很,平常咱自家的事,咋沒瞧見你這么上心?”

    俞大海立時瞪了她一眼,“你閉嘴吧!”

    姚氏冷哼著,鑒于徐知府在,也沒太過潑皮繼續罵下去。

    秦瑟將目光放在庵堂上,她環視了一圈,卻沒看到什么姑子,“這庵堂里的姑子,怎么都沒見?”

    俞大海賠著笑:“這個時間,姑子都在后堂做晚課和沐浴呢。”

    姚氏齜牙:“看吧,我就是這殺千刀的,惦記著人家姑子吧,連人家什么時候沐浴,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說著,她恨恨地剜了俞大海一眼。

    張半仙嘖了一聲,心想,不怪姚氏這么說俞大海,俞大海確實對這庵堂上心得很,還知道這個時間,人家都去晚課和沐浴了,瞧瞧多上心?

    換做他是姚氏,都得剝了俞大海一層皮。

    俞大海被姚氏拆穿,尷尬之余,更是記恨了姚氏一筆,等著徐知府走了,他非要讓這賤婦嘗嘗厲害!

    秦瑟目光在俞大海和姚氏之間流轉,笑道:“那就麻煩大叔,帶我們去見見那些姑子了。”

    “現在去?”俞大海遲疑,“她們大約都在沐浴呢……”

    姚氏聽得更氣。

    俞大海也不想說,可他們問了,他也只能說。

    徐知府在這,剩下兩個人,他就以為也是官府的人,哪敢隱瞞啊。

    徐知府聞言捋了捋胡子:“先去看看再說,總不能所有人一齊去沐浴吧?”

    俞大海撓撓頭,“那我帶大人去后堂。”

    他哈巴狗似的討好地笑著,做了個請的姿勢,熟門熟路地帶著他們,繞過了兩道月亮門,去了后頭姑子們做晚課和住的院子。

    隨著越走越靠近后院,姚氏的臉也就越黑,因為俞大海對這庵堂真是熟悉的很!

    都熟悉到了骨子里!

    這熟門熟路的樣子,比回自己家還輕松呢!

    張半仙瞥了俞大海一眼,心里也在想,可見這俞大海平時沒少來,只怕真讓姚氏說對了,這俞大海一肚子花花腸子呢。俞大海一心討好徐知府,可顧不上去搭理姚氏,他帶著徐知府進了后堂,聽到正對的屋子里頭,有木魚敲擊聲,他便扯著嗓子,喊了起來:“師父們,在不在?潯陽城知府

    來啦,快出來呀!”

    聽到俞大海那明顯雀躍起來的聲音,秦瑟面無表情,男人真是,都是大豬蹄子,明明姚氏還在這,且是來辦案的,俞大海這要見到那些姑子們,雀躍的心情就藏不住了。

    姚氏聽到他那賤兮兮的聲音,更是氣得不輕,恨不得上去掐俞大海一把才甘休。

    但有徐知府在,她也只能恨恨地給了俞大海一記眼刀。

    偏偏俞大海眼睛釘在了那房門上,壓根來不及注意姚氏的眼神,更把姚氏氣得夠嗆。

    瞥見這一幕,張半仙搖搖頭,夫妻做到這份上,也是沒誰了。正在這時,屋里的人,聽見了俞大海那一嗓子,便紛紛走了出來,一共有三個,當先一個上了些年紀,大約有四五十歲的樣子,后面兩個年級倒是不大,二十出頭左右,

    長得倒是一個比一個秀氣,俏生生的,果然是個俏尼姑。

    俞大海看到其中一個,眼睛都亮了起來,嘴角上揚著,恨不得要流口水似的。

    姚氏見狀實在是忍不住,踹了俞大海一腳。

    俞大海猝不及防,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回頭死死瞪了姚氏一眼,連忙站好,一臉賤兮兮的笑,“師父。”

    年長的姑子,福了一禮,“幾位施主,有事嗎?”

    “師父,這位是潯陽城里來的知府大人,是來查案的。”俞大海忙不迭的介紹道,目光卻始終偏向左邊那位姑子。秦瑟看了那姑子一眼,算是三人中最年輕的,長得也最漂亮,最難得的是,身材凹凸有致,道袍偏胖,一般是看不出身材來的,但那姑子腰肢纖細,卻格外顯露身材,加

    上一張漂亮的臉蛋,放在外頭那也是足夠看的,更別說是在俞大海這樣的鄉村野夫面前,確實足夠讓他心動的。

    不過這姑子面相不好,眉眼之間過于開闊,眼白過多,凄苦而沒主見,但雙眼又含著春水,還是個水性楊花的主兒。

    瞧見俞大海一直看著她,她就滿臉羞澀的低著頭笑著。

    看這樣子,這倆人已經好上了。

    秦瑟挑了一下眉,俞大海還真是艷福不淺,也不知道這姑子怎么看上了俞大海。

    俞大海瞥見那姑子的笑,嘴角更是快裂開到了耳朵根,恨不得把他們有奸情的字樣,貼在腦門上,生怕人不知道似的。

    年長的姑子,也注意到了俞大海的異樣,蹙了一下眉,微微朝左邊那姑子看了一眼,略帶警告。

    那姑子連忙正了正色,沒有再和俞大海眉來眼去。

    年長的姑子這才朝徐知府行了一禮,溫聲:“大人當真是知府?”

    徐知府聞言,直接亮了官印和魚符,姑子們頓時一齊行禮。

    年長的姑子道:“我是這庵堂的住持,不知大人前來,有失遠迎,還望大人恕罪。”

    徐知府見她禮數周全,抬手回了一禮,“住持客氣了,本官此來是為了查案,貿然而來,還望住持不要介懷才是。”住持一聽,便不由問道:“大人是來查什么案子的,竟來我等這庵堂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