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8章 一個大案子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張半仙高興的都快跳起來了,他還沒去過京城那樣的大地方,整個人忍不住雀躍。

    他連忙問道:“那師父,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去,跟秦茂和一塊回去嗎?”

    秦瑟猶豫了一下,“還沒確定,再等一段時間,他要是愿意等,我們就跟他一塊回去,要是不愿意等,我們就單獨去。”    張半仙一怔,“為啥秦大人都不愿意等我們,師父還要去京城?師父去京城,不是要做秦家大小姐嗎?要是秦大人不愿意等我們,那不就是說他不高興了?他不高興了

    ,師父去京城,他還會接納師父嗎?”

    秦瑟都快被他繞暈了,白他一眼,“為什么為什么,你十萬個為什么啊?我去京城自然有我的道理。”

    張半仙這才老實下來,他仔細地盯著秦瑟看了一會兒,發現秦瑟是真的打定了主意,要去京城,就默了一瞬,但還是忍不住。

    他咳了一聲,緊張兮兮地問道:“師父,那你打算去京城的事兒,跟謝公子說了嗎?”

    秦瑟打了個哈欠,“還沒,我等下回去就跟他說。”

    語畢,秦瑟便閉著眼小憩,儼然不樂意再說話了。    張半仙心里跟幾頭鹿在亂撞似的,一方面是要去京城的興奮,他還長這么大,還沒去過京城,一方面又是對京城未知的忐忑和不安,也不清楚秦瑟這突然要去京城是什

    么意思。

    ……

    秦瑟在卜宗堂里,待到了晚上,才回到云開酒樓,跟謝桁說起要去京城的事。

    謝桁正把做好的晚飯,往桌上放,聞言,他手下頓了一下,才將飯菜放到桌上,神色中看不出有什么變化,只是轉過頭來問秦瑟,“怎么突然想去京城了?”

    秦瑟坐下來,拿著筷子,先嘗了一口菜,才道:“就是覺得,秦茂和都這么來懇求我了,還在這地方,等了我這么久,我要是不去一趟,怪對不起他的。”

    謝桁盯著她,他不認為秦瑟會因為這么牽強的理由,突然改變主意要去京城。

    他走過來,傾身靠近秦瑟,目光直視著她,一片漆黑,“瑟瑟,你跟我說實話,怎么突然想起來去京城的?”

    秦瑟眨眨眼,又眨眨眼,好像沒想到謝桁會這么問似的。    待瞧見謝桁一臉正色,她噗嗤一聲笑道:“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我就是想著,應該回去一趟,我的家,不是在那里嗎?而且,我爹娘的墳也在那兒,無論怎么說,我

    都應該去看一看才是。”

    謝桁凝視著她,沒有錯過一絲一毫,她面上的表情,想從她的神情中,看出什么破綻。

    但他完全小看了秦瑟。

    秦瑟早就學會把自己的情緒,控制到一點都不外露。

    他盯著秦瑟看了許久,也沒有看出一絲破綻來,不由直起身來,“你要是真決定要去,那就去,去看看他們也好,說來我也還沒見過他們。”    秦瑟點點頭,放下筷子,捏著謝桁的袖子,揶揄道:“是啊,你這個做女婿的,還沒去見過老泰山,這多不好?這回回去,我就帶你們去看看他們,讓他們給把把關,

    要是覺得你不行,盡早給我托夢來。”

    謝桁失笑,彈了一下她的腦門,“這話也是能隨便亂說的?好好吃飯吧。”

    秦瑟揉了揉額頭,嘿嘿一笑,把注意力放在了飯桌上。

    看到她大快朵頤,一點破綻都沒有,謝桁都有點恍惚,要不是他很清楚,秦瑟是什么性子,他都要以為,秦瑟確實只是想回去,看看爹娘,沒有其他打算。

    謝桁垂下眼眸來,看來京城那邊得早做安排了。

    秦瑟不知道謝桁心里的想法,等吃完飯,她就去見了秦茂和,表明她愿意回京城一趟。

    秦茂和立即高興起來,“好好好,只要你愿意回去,我立即托人打點,你說什么時候走,咱們就什么時候走。”

    秦瑟微微一笑:“秦大人,你也不必這么高興,我并不是要跟你回秦家去,我只是想回去看看我爹娘,等看完他們,我就回來。”

    秦茂和卻不在乎這個,滿臉堆笑:“只要你愿意回去就好,怎么著都行!”

    秦瑟看到秦茂和眼里的迫切,實在有點好奇,秦茂和這非要讓她回京一趟,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不過,要不了多久,她也就知道了。

    只是她和秦茂和都沒想到,在決定回京之前,還會旁生枝節。

    就在秦瑟和秦茂和商量過,過幾日就回京之后,第二天,徐知府忽然來了。

    徐知府像是一路趕過來的,滿臉的風塵仆仆,嘴角都起了一圈燎泡。

    秦瑟當時在大堂里坐著算賬,看到徐知府這么進來,她起身同時很是訝異地道:“徐大人,你這是怎么搞得?上火啊?”

    徐知府朝秦瑟拱了拱手,旋即松了一口氣,“我這幾日確實是上火,但瞧見姑娘在,我這火氣也能下去些了。”

    聞言,秦瑟從柜臺那邊繞過來,“聽徐大人這意思,莫不是又碰上了什么案子?”

    徐知府一聽,連忙道:“可不是!還是碰上了一個大案子!”

    秦瑟見狀,就有點好奇,“什么案子,能讓徐大人這么著急上火?”

    徐知府開口就要說,秦瑟卻一抬手,“徐大人這一路著急過來,大約連口水都沒喝,我們不妨進去,邊喝茶邊談?”

    徐知府才反應過來,這是在酒樓大堂,人多眼雜的,說起來那些事,確實不妥,他便點點頭,跟著秦瑟去了后院。

    管娘子正在洗菜,看到徐知府,連忙起身,行了一禮:“老奴見過老爺。”

    徐知府連忙抬手,“快起來吧,如今你在姑娘手下做活,與我之間不必這么多禮,我這次來是有事麻煩姑娘,要與姑娘說,你該干什么便干什么,很不必管我的。”

    管娘子瞧見徐知府神色急切,便沒再耽擱,應了一聲,便繼續去做自己的事了。

    廚房里,謝桁也聽到了這句話,便走了出來。

    徐知府見狀,不得不停下來,跟謝桁拱了拱手,“謝公子,你也在家啊?”    謝桁道:“我在廚房里幫忙,徐大人怎么來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