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0章 自己殺了自己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qg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秦瑟面色驟然冷凝。

    阮老爺還未察覺異樣,正上前敲門,“慶豐,慶豐,你在屋里嗎?”

    但他敲了好一會兒,房間里沒有回應。

    阮夫人,“會不會剛才出去了?”

    “不是。”沒等阮老爺說話,秦瑟就否認了這種可能,她盯著緊閉的房門,“大約……是死了。”

    阮老爺面皮一抽,腳都快軟了,“姑,姑娘,這話……”不能亂說啊!

    秦瑟抿著唇,直接走上前,伸手推了推門,里面門閂插著。

    她索性一腳踹開了房門。

    房門一開,站在門口的阮老爺,就聞到了一股濃重的血腥氣。

    他面色一白,趕緊沖了進去,繞過屏風,就看到床上躺著一個人……

    “慶豐!”

    阮老爺驚呼了一聲,飛快地撲過去。

    秦瑟跟著走進來,床上確實躺著一個人,應該就是阮老爺口里的阮慶豐。

    阮慶豐還躺在床上,可并不是睡著了,而是……死了。

    他的腹部上,被開了一個口子,如同血盆大口大張著,露出里面的腹腔,可里面什么東西都沒有了。

    只剩下一個空空的軀殼。

    不僅如此。

    阮慶豐那一雙眼睛還睜得老大,眼里盛滿了恐懼,仿佛在死前,他看到了殺害自己的兇手,或是什么令人恐懼的畫面。

    但這些,都不算是最詭異的。

    最詭異的是,他兩只手放在腹部兩側,雙手上沾滿血,嘴邊也沾滿了血,還有一些污穢的東西。

    感覺就像是,他自己的手,撕開了自己的腹部,將里面的東西都吃了一樣。

    隨后跟來的阮夫人,看到這一幕,驚叫了一聲,兩眼一翻白,直接暈死過去。

    還好走在她身邊的阮文海,反應快,扶了她一把,才避免阮夫人摔倒。

    阮文海扶著阮夫人,看到阮慶豐的模樣,一顆心都快停止了跳動,嘴巴張了幾次,卻發不出一點聲音,雙腿都在打顫。

    如果不是為了要扶著阮夫人,估計他自己都要坐在地上去了。

    阮老爺站在床邊,臉色蒼白似鬼,滿頭的冷汗,渾身都在發顫,“怎么會怎么會……早上我,我看到他的時候,他……他還好好的啊……”    阮文海吞咽著口水,“對啊,早起時,父親還讓他隨我一道去葉家添妝,但他說太累了,要回房休息,才沒隨我一道去……當時,當時他明明好好的,一點異樣都沒有…

    …”    秦瑟望著阮慶豐,抿唇:“是我大意了,他親自帶著那套頭面首飾,從京城回來,這一路多日,他都在和那套首飾相處中度過,就算隔著箱子,也會被陰氣浸染,大約

    是被陰氣影響了,自己死在了自己手里。”

    阮老爺:“……姑,姑娘你的意思是,是……慶豐……自……自己殺了自己?”

    秦瑟,“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是這樣。”

    阮慶豐雙手食指,指甲縫隙里,都沾滿了血和皮肉,還有嘴邊的東西,都彰示著,他是自己害死了自己。

    秦瑟猜測,要么是類似于迷幻催眠的假象,導致了這一切的發生,要么就是什么逼迫的。

    但是說這些都晚了,沒有用了。

    阮文海渾身發虛,“若,若我們沒有發現那套頭面首飾有問題……那心蘭……”

    秦瑟接過來,“差不多,和這個結局一樣。”

    阮文海狠狠地咬了一下牙齒,整個下顎線都在顫抖。

    阮老爺更是腿軟地倒在床邊,他不敢想象,如果葉心蘭這樣死了,會引起什么樣的結果。

    別說他們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就是葉家,也絕不會原諒他們,大約真要不死不休了。

    秦瑟看到阮家人都吃驚不小,一時間也沒說話。

    直到阮老爺稍微緩過點神兒來。

    阮老爺扶著床邊,站了起來,才打破了,這個沉默的僵局。

    “姑娘,慶豐如今已經死了,這……”

    “他死了,不是還有京城的斂芳閣嗎?我倒是不信,他們還能死絕了。”秦瑟嗓音透著冷意,“等下我就出發去京城。”

    阮文海愣了一下,“那葉家那邊……”

    秦瑟看向他,“出了這樣的事,你和葉家的婚事,最好也往后放一放,等會兒我會去和葉家人說明,那套首飾我會先帶著去京城,尋一尋斂芳閣再說。”

    說著,她又看向阮老爺,“當然,阮老爺若是怕我貪墨了那套首飾,可以派個人跟我一道去京城。正好,等到這事情解決后,再把那套首飾帶回來。”

    聞言,阮老爺連忙擺手,“我們自然是放心姑娘的,怎么會這么想姑娘呢?姑娘若要帶著去京城,盡管帶著……”

    那套首飾,那么兇煞,直接害死了阮慶豐。

    看著阮慶豐的尸體,他們都能想象,阮慶豐生前經歷有多痛苦。

    就這樣的情況下……

    他們怎么敢留下那套首飾?

    秦瑟要帶走,那正好,還能解決他們的后顧之憂呢。

    阮老爺可巴不得呢。

    只是那套首飾費了太多錢,想起來還有點肉痛。

    但跟性命相比,那些錢卻也不值錢了。

    聽得阮老爺這么說,秦瑟便道:“那好,我先回去跟葉家人說一聲。婚事的話……”    阮老爺把話接過來,“如今阮家死了人,這婚事自然不能再辦,姑娘放心,婚事暫且押后,我會跟葉家說清楚,對于這門婚事,我阮家絕無悔婚之意,只是暫時押后,

    待到年后,再重新商量。”

    秦瑟點點頭,便要先離開阮家。

    阮老爺見狀,想了一下,還是跟秦瑟一道前往葉家,臨走前,他把家里的事,交給阮文海處置,要求務必安排好阮慶豐的身后事,先著人去通知阮慶豐的父母。

    阮文海一一答應下來,便先讓人把阮夫人送回了房間請郎中來看,同時親自去找阮慶豐的父母告知這件事。

    秦瑟則和阮老爺一道,回了葉家。

    因為大婚前日,壓妝的東西,出現了問題,葉老爺在秦瑟離開之后,就讓人找來了葉夫人和葉心蘭,將這件事告知給她們。

    葉心蘭和葉夫人起初還有點不相信,但瞧見箱子上面貼的符紙,不得不信。

    一家三口正不知怎么辦,便瞧見秦瑟和阮老爺過來了。    葉心蘭立即走上來,抓住秦瑟的手,問道:“秦姑娘,那套首飾真有問題?”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