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二十七章 前方捷報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李瀾歌皺著,皺著眉頭思考了很久:“那就先把這個事情放上一方吧,暫時來講咱們也想不出來什么太好的辦法,不如先走一步是一步。”

    李瀾歌這個借口找的非常冠冕堂皇,實際上大家都明白她為什么要這么說,無非是還沒有想好怎么處理他和許風以及蘇牧之間的關系。

    這俗話說的好,清官難斷家務事,更何況是皇帝。

    說到這里,玉斐和海棠先生都忍不住開始感嘆他們那個時代的一夫一妻制到底是有多么的美好了。畢竟回家之后只需要去面對一個人,沒有這么多事情了,別說三個女人一臺戲了,三個男人都能唱好幾出了。

    “那咱們就先這個樣子,現在咱們還是先處理一下手頭上的事情……對了,昨天晚上我們不僅僅是找了個人下手,還想了個簡單的對策出來,所以咱們今天速戰速決,一會兒讓我們回去補個覺。”

    李瀾歌點了點頭,趕緊調整了一下狀態,示意他們先說一說昨天晚上都想了什么東西出來。

    得到了李瀾歌的允許,玉斐等人依次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其實就是他們每個人都想了一套方案出來,玉斐想的是怎么安撫內政,而沈知書想的是怎么幫著他們前線出謀劃策,海棠先生想的則是怎么潛入蠻族王庭給他們致命一擊。

    聽了半天其實也不難理解他們為什么會這么想,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李瀾歌總是覺得他們三個人說的這些個話沒有一個是靠譜的。

    “額……我能說其實你們三個人說的東西看上去好像很厲害,但實際上都是中看不中用……玉斐說的那個,看上去好像很實用,很貼近咱們現在的生活,但實際上就是咱們正在做的事情,然后多了一些非常不切實際的想法;而沈知書說的那個,其實還是缺少了很多實戰經驗,未必能在戰場上派上很大的用場。至于最后一個海棠先生說的……聽上去很誘人,但實際上成功率非常的低,一旦失敗,那咱們安排進去的這些人就是等死。”

    李瀾歌在他們所有人道路說完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很是客觀的評論了一下他們每個人的想法,然后屋子之中的氣氛瞬間降下來不少。

    “那咱們是再想辦法還是……”

    還不等玉斐的話說完,外邊就響起了熟悉的敲門聲:“咚——咚咚——咚咚咚——”

    大家一聽這個聲音,立馬來了精神,趕緊跑到了門口守著。

    “陛下,是老將軍那邊的消息。”

    李瀾歌等人對視了一眼,趕緊把門打開一條小縫把東西給抽了進來。

    “可還有別的事情?”

    守在外邊的人沉默了一小會兒才說到:“外邊的情況不是特別對勁,老將軍那邊的穿信任狀態也不是很對,似乎是前線那邊出了什么事情。”

    屋子里面的人瞬間呼吸一滯,但最后李瀾歌還是強裝鎮定的讓外邊的人先下去。

    “趕緊看看心上都說了什么!”

    玉斐擔心許星兒那邊的情況,就火急火燎的拉著李瀾歌坐了下來,催促著他拆信給大家讀讀。

    李瀾歌也知道事情耽擱不得,趕緊把信拆開當著大家的面讀了起來。

    “還好還好,是個一切安好的結局,知道他們在前線沒有事情就好了,這個消息咱們拿在手里面也是拿著,到不如把這個消息傳到前線去,到時候他們有什么需求咱們也可以及時在后方進行調整,你們說呢?”

    其他人并沒有著急發表自己的想法,反而是陷入到了一股非常詭異的沉默之中了。尤其是李瀾歌,這會兒功夫竟然開始眉頭緊鎖了。

    “我覺得事情沒有這么簡單。”李瀾歌思考片刻后,說了這么一句話。

    海棠一下子就被李瀾歌的突然發聲給嚇到了:“你嚇我一跳,玉斐說完這個主意之后我就開始在想我這邊到底能做什么,還沒等我想起來你就跟我們說這個事兒可能沒有我們看上去的這么簡單……唉……你倒是說說這個事兒到底為什么沒有這么簡單?”

    “是剛剛傳信過來的人說的那番話吧?”沈知書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咳咳,這個水好燙呀,你們喝的時候都注意著點。”

    “我覺得問題的關鍵可能不在于剛剛傳信的那個人,而是陛下現在連這封信的真實程度都開始懷疑了。”玉斐說到這里真的是有些無奈了,他直接把信從李瀾歌的手中給抽了出來放在了桌子的正中央,并且指了指信上的幾個地方示意大家看過去,“許星兒在臨走之前跟我研究過很多給信件加密的辦法,并且我們倆還研究出來了一套不算是特別成熟的密碼信。當時我們兩個人只不過是隨便玩玩,也沒有想到真的會有用上的這一天……唉……你們看看這幾個地方,這幾個地方按照信奉上的這個東西去對照,就是一整句話。”

    說著,玉斐就拿著信奉對著信件比對了起來,一句話瞬間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前方大捷,但軍中有詐,信件渠道不安全,還請另尋他法。”

    看著這一句話,李瀾歌心頭一松,算是徹底的確認了前方至少到現在還沒有事情。

    不過有一點非常奇怪,如果軍中有奸細,為什么不直接說有奸細而非得說有詐呢?之前渠道的渠這么不是很常用的一個詞都可以想辦法給拼湊出來,為什么又奸細這幾個字就不拼出來了呢?

    大家顯然都發現了這個問題,并且開始思考了起來。

    ‘我覺得可能是和歸玄那邊的人有關系,前些天的時候濟天留在關外的人給我傳來消息,說蠻族正在研究什么東西,非常的神秘,經常抓一些落單的人去帳篷之中做實驗,并且每天都能看到他們的營地之中有很多車的草藥進出。我們的人還特意給我把方子找了過來,正好我最近一段時間也沒有來得及去處理這個事兒,不如大家一起研究一下?’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