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25.5 青銅局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當均摘星吃完飯,訓練好,休息好。

    在三十六小時后,才遇到了第二個通過考核的人,均摘星隨即開始了第二場考核。

    第二場的基地是位于水之星戰場,模擬場地為神創大平原,三條河流分叉,在大地上沖積出了五十萬平方公里的大平原。在三百年來這里是熱點沖突區域,水之星上的十六個神權帝國多次試圖將聯邦的軍事力量從該地區趕走,然而均未能成功。

    鑒于均摘星第一場結束得太快,所以人工智能在經過精細的選擇后,選擇了這個視角開闊,利于雙方大部隊相互沖擊的戰場。

    而這次給均摘星匹配的移動基地是一萬一千噸級別的,體系在移動基地中是一等一的龐大,有八個大足,能依靠大河流和湖泊進行移動部署。

    均摘星看了看這合格的移動基地,深吸一口氣,進入艙門,坐進了駕駛者的位置。

    而鋼鐵雄心人工智能也在這個移動基地中。均摘星看到這家伙,停頓足足兩秒,然后露出了微笑。

    而在黑暗中,鋼鐵雄心面對均摘星的笑容,原本泛著藍色的眼睛,漸漸開始變成淺綠色的——這是代表情緒上出現戒備。

    五分鐘后,均摘星發送了一個復雜的方案,給這個人工智能。

    而這個人工智能在接受均摘星的方案后,投影上螺母的眼睛開始交替閃爍,

    鋼鐵雄心用上了奉勸的語氣說道:“唯勝棋手,您的方案不符合軍事常識,現代指揮官的逃生艙不是為這個功能設計的。”

    均摘星:“怎么了?是不是考核中無法對我的戰術方案進行真實模擬?”

    鋼鐵雄心‘滴滴滴’地響了一番:“可以模擬。領域塔可以輔助模擬將軍職業在戰場上的復雜操作。但是唯勝棋手——”被均摘星不耐煩地打斷了。

    均摘星:“少啰嗦。快給我上報戰術申請。”

    ……

    第二場考核開始了。

    均摘星第二場考核的對象,是第二十八號瀾濤君樂。

    戰爭在前二十四個小時內,都非常的中規中矩。雙方的基地都是依靠河流布置,甚至瀾濤君樂在空中預警體系建設中還要略快一點。但是就在瀾濤君樂即將搶先完成完善的空中預警信息網絡,即將將戰爭進入下一步,無人機體系對拼的正統教學流程的時候。

    考核模擬戰爭場地里的落日傍晚。均摘星將逃生艙從基地中放了出來,而從考核一開始,就加速制造改裝出的六十架高速突擊機甲也與其一同放了出來。

    而在考核場地上,巨大的移動基地中,均摘星坐在座艙中戴上了頭盔。

    隨著移動基地的頂端艙門打開,均摘星的逃生艙正前方則是臨時調來渦扇發動機用來模擬高速氣流下的運動,而均摘星周圍數千米范圍內的六十個懸停飛機,則是用來測試均摘星在運動中對智能僚機的指揮。

    均摘星坐在駕駛艙中,啟動了自己的法脈,一個個光點從逃生艙的射流中發射,進入周圍三千米范圍內的懸停飛機上。而這些飛行器在靜止的懸停中,卻模擬出了遭遇高速震顫的情況,這是大范圍領域塔測算后,提供的數據。

    而大型領域塔就在一個個移動基地中央,領域塔正在模擬測算著均摘星的逃生艙實際飛起來后,數千米范圍的氣流環境。

    在這個還算真實的模擬環境中,均摘星通過不斷發射的光粒,對逃生艙外部的飛行器進行控制。

    而在模擬考核中,均摘星表演了傳統藝能,那就是領著無人智能化突擊機甲,直接對著對手的陣線進行突擊。

    均摘星首次將半神格速度加速到了三百七十倍。而指揮官職業將一個個信息光粒如同手指一樣發送出去,控制六十個飛行機甲的姿態,并且演繹了交叉火力掩護。

    一切,一切都太輕車熟路了。

    作為均摘星的對手,想要防住這一切,前期一切工作都必須是一百分,圣槍學院中前一百名內,能在前期做到滿分是基本功。但是天體塔的新生不行,他們的水平基本上就是宇宙歷350年前的情況。

    僅僅是,六十分鐘后,考核就結束了。

    均摘星打過來的時候,瀾濤君樂的體系就漏了那一個口子,

    他就差那么三個小時,只要度過那三個小時,就能全面無錯防空。

    但是均摘星就是沒給他這個時間,直接把自己的逃生艙作為信息指揮中心莽上來了,通過調配所有的空軍火力掩護,在地面一突而入。

    同樣的戰術在宇宙歷323年的時候,蘇長河指揮官在實戰中對水之星試過,也就是一個小時內生擒當地叛亂的大公爵。

    在課程中,均摘星也這么嘗試過,只是圣槍學院內入學一年的學生都可以應付這種打法。他們在火力和信息中配合得毫無漏洞。當然能做到毫無漏洞的是非常少的,至少瀾濤君樂作為新生還沒這個能力。

    所以,又是欺負萌新沒經驗。

    ……

    天體塔學院。一眾導師看到這又一次以極快速度結束的考核,面面相覷。

    “戰爭尖兵的打法。”一位上位指揮官捂著頭說道。

    人類剛剛進入宇宙歷297年,聯邦對三個大星球開戰,尚不知道該如何打宇宙戰爭,于是根據啟明紀元末年,圣長城熾白的戰斗方式,將大量兵力集中用在三個大星球上作戰。

    這是一種非常強悍的戰斗方式,但是傷亡非常大。兵力傷亡了百分之十,造成了這種星際戰爭在三百年后,就無法組織足夠的人進行這種突擊集團戰法。

    而這個戰法也無法讓人工智能代替。人工智能操作的戰斗機甲單體戰技強大。但是組織力存在嚴重問題。因為大部分低級人工智能缺乏社會組織力最關鍵的東西,那就是對同伴的腦補能力。

    兩個人類在合作中。若是兩個人類都在缺乏大量對方的信息情況下,也都會腦補趨向對方的思維方式考慮。從而做出行動,形成配合。也就是人們俗稱的默契。但是如果通訊百分百通暢,人類就不需要默契了,因為直接根據信息做判斷就行了。

    而兩個人工智能,卻必須要雙方信息百分百對接,然后經過運算,才能做出百分百完美的選擇。所以在實驗基地中多個人工智能做出的配合是滿分,在信息百分百相互傳遞的情況下,人類合作做一件事情的能力,永遠低于能夠精確計算的人工智能們。

    但是在戰場上信息永遠不可能百分百傳遞,信息缺失是常態,可能缺失百分之十,有可能是百分之五十。

    在信息缺失下,人工智能在不全的信息下,部分信息空白的情況下怎么配合另一個人工智能?低級的人工智能直接腦殘,傻乎乎地放著致命漏洞不去管,去執行那殘缺的完美。

    而人類在信息不全的過程中,會很理所當然地腦補,這種腦補后的快速行動,能夠將原本對群體合作來說不及格的錯誤,彌補成八九十分的樣子。而人工智能則會露出不及格的漏洞。

    所以在信息交流百分百的環境下,人工智能百分百勝過人類。但是在信息交流大概率會發生缺失的環境下,人類勝過中低級人工智能。

    至于高級人工智能呢——九級以上的人工智能,可以完美模擬人類各種邏輯、判斷思維,他們的機箱載體都比較大了,而且需要穩固的環境。體積和重量裝不進龍衛兵機甲。

    而體積小又能滿足上面那個條件。這是幾乎不可能解決的技術難題。

    人類可是在漫長的進化中,才能同時滿足兩個條件,成為碳基生物圈中能形成社會合作的生命(智能)。

    但是人類要在技術上做到這一點。幾乎相當于憑空造一個高等物種的難度。(注:可以直接拿人類自己這個高等物種改造。但是人類社會現在的下限可沒有那么低。)

    也就是說,如果聯邦沒有指揮官,靠著運輸龍衛兵兵團也能把三顆行星上的人打哭。當然聯邦的人類不愿承受這種模式和三顆行星進行這種對戰。所以三百年前很厲害的尖兵戰術在地面銷聲匿跡。

    而現在的均摘星把逃生艙當成指揮中心,直接指揮了三百四十個中級人工智能戰斗,屬于非常奇葩、大膽的舉動。

    完全是一看到某個因素對自己有利,就果斷的把全部籌碼壓在了上面。

    這不,這還真有效,均摘星恰恰把自己這個長處給加大加粗,直接捅在了萌新那沒來得及填補的漏洞上。

    考核地形圖上,瀾濤君樂一排排的軍事單位數據大幅度的消失。

    均摘星沖贏了,模擬數據中十四架高速戰機被摧毀,而均摘星則是打穿了防御體系,直接打到了瀾濤君樂主基地內。

    ……

    考核中的模擬基地內。

    瀾濤君樂的基地驟然被人工智能判定停電,在藍幽幽的大廳中,瀾濤君樂待了二十秒,得到了人工智能的裁定——他第二輪戰敗了。

    這位十三歲的少年,爬出了逃生艙,破口大罵道:“維特利,你臟得很。”

    而在天體塔學院的導師旁觀大廳中,這些導師在看到首批進入第二輪的學生也是這么快速地結束,無言了十秒。

    導師們相互觀察著,卻都皺了皺眉頭。

    他們是不會承接均摘星作為弟子的,均摘星的路數太野了,不好教,但是如此機智靈活敏銳的應變能力到是真的很有才氣,這又讓這些導師們總有一種一碗紅燒肉往地上倒的浪費感。所以相互看了看,希望有同僚能夠接過這個責任。

    ……

    有時候“贏”是容易上癮的,自從連續干掉兩場對手后,均摘星覺得現在,不妨就借此體會一下,宇宙歷初期,指揮官職業戰術體系還沒有成熟的那個時代,軍官們的大膽無畏的新鮮戰術時間。

    緊接著,第三場,第四場,以至于第五場考核。在六天之后。均摘星率先通過六場考核的姓名出現在的考場系統中,這異常顯眼。

    均摘星摘下頭盔準備再一次進入第六場考核的時候,一旁的人工智能鋼鐵雄心說道:“維特利先生,您的考核已經完成了,”

    均摘星立刻轉頭詫異問道:“嗯,不是九場考核嗎?”

    在這六天半的時間中,均摘星開心得很。

    均摘星將自己那些不敢對圣槍學院學生用的騷套路在這些萌新身上全部用了一遍。現在百分之七十的考生剛剛進入第二關。還有百分之二十的學生還在第一輪殺得難分難解。均摘星已經解決了第五個人。天體塔學院的入學考核有九輪對戰,通常考生要一個月甚至兩個月通過入學考核。

    沒人知道均摘星在課程中被圣槍學院那前一百名壓制下是偏防御的風格。現在在這里,均摘星終于將攻擊勁頭全部釋放了。

    尤其是第五輪,在風之星的河谷交戰場地,面對均摘星的考生從頭到尾被均摘星壓著打,直接走了束手束腳的防御路線,從而犯了戰略不主動的大忌。被均摘星戰略包圍后,直接投降了。均摘星甚至認為他不該投降,完全能夠打。但是心態被均摘星不斷的騷擾進攻打崩盤了。

    第五輪結束后,保持全勝的均摘星,他的分數是遙遙領先第二名。均摘星剛剛進入狀態準備繼續打下去的時候。

    鋼鐵雄心這邊告訴均摘星,該停手了。

    均摘星:“為啥?”

    鋼鐵雄心:“鑒于你在一個星期內快速通過五輪考核,導師們啟動了臨時方案。”。

    均摘星:“啥新方案。”

    一組信息在均摘星的電子屏幕上出現。

    均摘星看完后,嘀咕道:“我成大boss了?”

    上面是導師們寫的新規則:鑒于均摘星在五場內全勝,分數已經是第一名,所以現在讓均摘星暫時終止考核進程,暫時定在第一位,等到其他人考核結束,排名出來后,二到第九名且分數大于現在均摘星分數的選手,可申請對均摘星進行一次挑戰。均摘星可被挑戰四次。均摘星失敗一次只降低一個名次。均摘星剩下四場全輸也只會降到第五名。而對挑戰者來說贏了均摘星,那就自然是取代均摘星的位置,沒贏均摘星,自動降低一位。

    而導師們在考核中調整了匹配規則后,現在正在匹配的那群學生們松了一口氣。

    因為均摘星第五輪考核結束后,馬上要進行第六輪匹配。而當均摘星的名字出現在等待匹配的考核名單上,對其他學生來說,這時候匹配,是有高概率匹配到均摘星的。

    所以呢,這個時候,其他剛好完成考核的學生們全部立刻申請中場休息。

    是的,考核的學生有資格申請休息,要求十個小時進行吃飯睡覺緩解疲勞。而這個機制現在也就被這幫考生,用來逃避匹配到某人。

    本來考場系統,匹配機制原本是讓考場內的考生看不出來哪些考生是強哪些考生是弱。場外能看出來,但是場外信息和考場內封閉。

    但是現在第六天,均摘星這么快進行到第六輪,而且還在向下考核。那就說明是贏得這么快,而不是輸得這么快。

    對大部分學生來說一共九場較量,如果輸了五場,那就已經沒資格參加考核了,直接可以請出考場之外了。

    能參加天體塔學院考核的學生智商都是優等的,所以在當下的情況中,這點事情還是能夠推斷出來的。現在完成了六輪考核的均摘星了,可能很強,撞上均摘星風險很大。

    對大部分考生來說,連勝三場那是運氣爆表。而大多數人都在追求五場勝利。而匹配到均摘星,被均摘星這個六天全勝了五場的家伙匹配到,那是要命的。

    他們紛紛耍起了滑頭。均摘星第五場考核,準備匹配的時候,很多人就借口中場休息三個小時,不做匹配,避開均摘星這個對手。現在呢,更多的人進行了這種操作。

    考生們的小心思和小動作,考場的導師們當然知道。為了讓考場公平,這幫導師立刻讓人工智能們重新做方案。也就做出了這個方案。

    均摘星歪了歪腦門,用不確定的語氣問道:“完了?”

    鋼鐵雄心在投影中的機械腦袋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您的考核暫時結束了。”

    均摘星打了一個哈欠說道:“好吧,那就暫時,對了,我還得留在考場區嗎?”

    鋼鐵雄心說道:“是的,您必須停留在考場。”

    均摘星:“住所呢?不會讓我到學生宿舍區去吧。”

    鋼鐵雄心:“當然不會。”這個人工智能為均摘星顯示了整個軍事基地地圖,標注了均摘星的住所,這個住所是高級軍官級別的。

    均摘星點開界面上的圖片,查驗了休息處那些定體術的設備,滿意地點了點頭。——只要成績能過了,也就沒必要在折騰萌新。

    吃飽了的老虎是不會獵殺的,而老虎休息后山林才會從寂靜恢復活躍。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