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6章 我們另外過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葉江氏被葉文良一陣質問,不免有些惱羞成怒,臉色更加難看了。

    今天這是怎么了?

    現在連大兒子也要跟自己作對了嗎?

    為了一個只會吃,不會做的丑丫頭,個個都怪上她了?

    她還不是為了葉家嗎?原本就憑韭芽這樣的賣也不值錢,說不定十兩銀子都換不到呢!

    她把丑丫頭賣了一百兩銀子,這些銀子如果還在的話,最后還不是用在他們身上,還不是用在幾個孫子身上。

    她做祖母的怎么就不可以做主賣一個丑丫頭片子了?

    葉老頭放下煙鍋子,重重咳了一聲,望著臉色變幻的老婆子,狠狠瞪了她一眼。

    被老頭子瞪了一眼后,葉江氏不甘不愿的哼了一聲,把臉扭向了床里面。

    看著這樣的老婆子,葉老頭他深深嘆了口氣,現在一家子都對老婆子有意見,她還不懂要消停。

    自打那個寧氏墜崖,葉家生活一落千丈之后,家里這些個人心就散了,連帶著沒有一個怕他的了。

    葉老頭收回目光,視線在屋里眾人臉上掃了一圈后,才沉沉開口道:“叫你們過來這兒,是要商量老五的事兒,至于韭芽的事兒,不管你娘做得對不對。如今木已成舟,咱們就先不提了。

    如今老五生了這場大病,是我們老葉家的不幸啊,不說那大夫開的一千兩的藥方是不是危言聳聽。

    但老五那病,一百兩銀子的花費是跑不了。本來這一百兩的藥費我們這兒也還能湊出來,只是又出了葉保那個孽障,這事兒到現在我跟你們的娘扛不下來了。

    你們跟老五都是同胞兄弟,叫你們來,就是讓你們想辦法的;另外前頭韭芽提出要分家的事兒,我再說一遍,我們老葉家只要我在的一天,我絕不同意分家。”

    葉文良聽完老爹的開場白,整個人就處于呆愣之中,心里暗暗叫道:“一千兩?怎么又是要一千兩”。

    葉文楠跟葉文軍看著葉文良沒有開口,于是你瞅瞅我,他看看你,都沒有吱聲。

    葉老頭見他們都不吭氣,臉色馬上變更沉了,他抬起旱煙竿子指著愣在那兒的葉文良,皺起眉頭不悅道:“你是老大,整天都跟老五在一個書院!

    平時你們相處的也不錯,怎么到了關鍵時刻,就不吱聲了?”

    葉清聞言,就把目光看向了葉文良,這還是她來到這里第一次看見這個當書院副院長的大伯父。

    葉文良跟葉老頭面相上沒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大概是教書育人比較久了,身上有股很濃書匠氣。

    也有一些近幾年培養出來的官威,不過身上穿的衣服料子倒很普通的,整個人給人感覺還是比較正氣的樣子。

    只是,人不可貌相,葉文良這次突然趕回老宅,定然不是因為葉文山生病的事兒。看他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倒像是從很遠的地方趕過來的。

    或許他有什么急事回來找葉家兩老吧,得知葉文山病重了的時候,他也沒關心一句,此時他那雙低垂著的眼睛,嚴肅的神情看不出他在心里琢磨著什么。

    這種教過書,手上又有過一些權力的男人,在這個家里應該心思最是復雜,讓人捉摸不透,想讓他出手幫助葉文山估計沒什么戲。

    葉文良被老爹點名了正想說點什么,房門忽然被推開了。

    葉梅扶著葉文山居然走了過來,葉文山臉色還是很蒼白,嘴唇有一圈青色,這是因為氣喘心悶的人會感覺呼吸有些困難造成的。

    葉清急忙上前,擔憂的扶住他問道:“爹,您怎么過來了!”

    葉文山反手扶住葉清的胳膊長嘆一口氣,本想著若熙沒了,“韭芽”也沒了,葉熙有自己父母照顧,他就想跟著她們一起離去。

    可誰想,“清兒”又回來了呢,只是他們父女倆個好不容易覺得未來日子重新有了奔頭。

    他娘親卻在這個節骨眼將她送到一個大火坑里去,他這個當爹的心疼啊。

    “清兒啊,我想通了,咱們父女帶著你弟弟分出去另過。爹這病也不想麻煩家里的其他人了,我們自己想法。

    都是爹無能啊,沒有保護好你……”葉文山一口氣把話說完,緊接著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

    葉清心疼的用手輕柔地撫著爹的后背,此時她的心也很不平靜,自己來到這個家,說實在的沒來得及做什么,就要被逼離開了。

    看著葉文山氣喘吁吁的樣子,屋里其他人的內心十分的復雜。

    葉文山示意葉清扶他到葉江氏面前,然后他站在離她幾步的地方,張開有些干澀的嘴唇啞聲喊道:“娘……”葉文山剛喊出一個字,眼淚就情不自禁的流下來了。

    看著葉文山沒有精神的眼中滿是焦急和委屈,葉江氏有那么一瞬間感到了后悔。

    但很快她就咬著牙花指著葉文山的鼻子道:“你說你想通了,你就是這么想的?為了你那個死去的寧氏生的一個賤丫頭,你就不管你老娘了,你就不要你爹了。

    你就是誰都不管,可你要想想葉熙吧!他還要念書,以后他可是要給你頂門立戶的,你帶著這個死丫頭離開就算了,你還要拖累你的兒子啊?

    他往后也該說親了,你拿什么去給他說媳婦?你個逆子啊,你怎么這么不孝啊?我當初要是知道你是這樣的,我就不應該把你生出來……”

    “娘,您的養育之恩我都記著,我就算分出去另過,也不會忘了你們是我的爹娘,但是清兒我必須帶走,錢家的事兒現在無法擺脫,我認命了。

    但清兒不能沒有以后啊,你們不待見她,我卻要做她的依靠。”

    葉文山這話里強硬的態度讓屋里的人大為震驚。

    “你個不孝子,你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我跟你爹都還沒斷氣呢!

    你就果真要為了這個禍害,不要這個家了,不要你的老爹老娘了?”葉江氏抖著手指頭岔岔罵道。

    “清兒是我的親生女兒啊!娘……您不要再說了,您今天就是當場打死我,我也是這么說。”葉文山悲痛的說道。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