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6章 哪里的自信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還沒等葉清她們離開南大街路口,張記雜貨鋪大門前的木珠簾被掀開。

    張巧葵從里面走了出來。

    天熱,她想去街對面買碗涼凍端到店里吃。

    張巧葵穿著一件粉色的短衫搭配鵝黃色繡花的馬面裙,衣料還是上好的綢緞。

    而且看樣子她似乎心情非常不錯,臉上涂著淡淡的胭脂,嘴唇也涂了口脂,梳著桃心鬢,插著大朵的珠花,倒是顯得整個人很是嬌俏艷麗。

    她剛邁出雜貨鋪大門,才走兩步,一眼就看見了葉清在她面前不遠。

    張巧葵眉心緊鎖,表情驟然變色,朝葉清尖聲喊道:“葉韭芽,你怎么又來我家店鋪了呢?”

    本來葉清都要走了,聞言就頓住了腳步,卻不想理會她,連身都沒轉就直接往前走去。

    可張巧葵卻突然快步走到葉清面前,惡聲惡氣的又喊道:“葉韭芽,你聾了嗎?我不是叫你以后不要再到我家店鋪來了嗎?你怎么這么不要臉呢?”

    葉瑛轉過身,打量了張巧葵一眼,冷笑道:“誰不要臉,這南大街難道成了你家的了?

    我們從這里路過礙著你什么事兒呀,再敢胡說八道,小心姑奶奶打爛你的牙。”

    張巧葵這才注意到葉瑛,她是認識葉瑛的,知道葉瑛是自己惹不起的人,這葉瑛潑辣的很,她后退了一步。

    但她還是用鄙夷的目光看著葉清說道:“葉韭芽,我告訴你,我哥是不會喜歡你的,你就趁早死了這條心吧,別老在我家鋪子面前逛蕩了。”

    葉清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張巧葵,目光涼涼的轉過頭再看了眼張記雜貨鋪的牌匾。

    她是不是要現在告訴這丫頭,用不了幾天,這牌匾就該換了呢。

    葉清轉回目光,輕飄飄的開口道:“張巧葵,這么多年你哪只眼睛看見過我對你哥有意思過,又哪只耳朵聽到我跟他多說過一句話。

    我葉清壓根就沒喜歡過張明遠,你別自以為是了!”

    張巧葵冷哼道,“那是以前,你如今怕自己沒人要了,就想纏住我哥,要不你為什么三番兩次要來這兒。

    聽說你還惡毒的陷害了你繼母的女兒陳愛蓮,你可真有手段。”

    葉清有點無語,如果說陳愛蓮想跟張明遠在一起,有點爭對自己,那也是一個女人正常的私心。

    再說她跟黃氏以后也沒什么關系了,她也不會去對付她們。

    可這張巧葵哪里來的自信啊,自己就一定要巴著那張明遠?

    “臉皮真厚,我聽得都惡心。清妹妹,咱們走吧……”葉瑛拉住葉清的手準備走。

    吳彬也幫腔道:“對對對,不用理會嗡嗡叫的蒼蠅。”

    蘭姑也上前一步,直接用手推開張巧葵說道:“走開點,別擋道,我家小姐都懶得跟你一般見識,你還蹬鼻子上臉了咋地?”

    張巧葵聽見蘭姑這話,就好像聽見什么大笑話一般,指著葉清問蘭姑,“你喊她什么?小姐!”

    “我是葉家的奴婢,不喊她小姐喊什么?”蘭姑不屑的冷笑,這小丫頭片子長得清清秀秀的,不但嘴巴壞,還腦袋壞了嗎?

    張巧葵臉色變了,簡直不敢相信,那個丑陋的肥婆,怎么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不說,還忽然養了一個奴婢?

    瞧她今日身上穿得也比前些日子穿的衣服要好上許多,干凈整齊,一點也不邋遢。

    似乎連她臉上的那些紅印子都少了許多,只有零星幾點了,身上雖然還是很胖,但她的氣度卻很沉著淡定。

    反倒是自己有些惱羞成怒,成潑婦了,很是難看。

    街上都有人注意到這兒了。

    “咱們走吧,時辰也不早了。”葉清悠悠開口,然后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張巧葵,從容淡定的離開了。

    葉瑛瞥了眼臉色青白的張巧葵一下,跟身后的蘭姑說道:“蘭姑,過幾日若是看見這個什么張巧葵靠近這里五步,你就拿個大掃把出來,知道嗎?”

    “好的。”蘭姑馬上說道。

    “拿大掃把出來干嘛?”吳彬詫異的問道。

    “掃不干凈的東西啊……”葉瑛說完,挽著自己相公的一只胳膊從張巧葵身邊走過去。

    張巧葵沒有聽明白葉瑛話里的真正意思,她正想說葉瑛在說笑話,居然想用掃把趕她?

    葉瑛幾人已經離開了。

    她揪著拳頭,臉色陰陰的望著她們的背影,想不明白那葉韭芽怎么突然會買個下人?

    葉家不是窮困潦倒嗎?她不是被葉老太婆發賣了嗎?

    怎么還跟著葉瑛她們在街上溜達不說,居然還買了個下人?

    張巧葵想不明白,東西也不想吃了,轉身回到雜貨鋪里。她要把這事跟張曹氏好好說道說道,難不成這葉韭芽沒有被賣掉嗎?

    這是一個小插曲,葉清也沒放在心上,跟那種人多說幾句話,她都覺得煩。

    ……

    此時在如家客棧。

    錢多多正纏著錢君寶,說要到鎮上天雪居觀看廚藝比賽。

    “少爺……”

    本來錢君寶是不打算去的,下午他就要回錢府,他準備再觀察一下那個受傷的男子今日會不會醒過來。

    不過錢君寶還是耐不住錢多多的磨,加上他也對那廚藝比賽有些好奇,于是叫過錢山伯來照顧那男子,他帶著錢多多坐馬車到了天雪居。

    沒想到錢君寶過來之后,居然還被天雪居的方大廚邀請當了一個評委。

    這幾日錢君寶總共在天雪居吃了四頓飯菜罷了,這方大廚也不知道是如何發現錢君寶的味覺過人的。

    不過,能當一次廚藝比賽的評委,對錢君寶來說樂意之至。

    身體不好,常年關在青竹院的一方天地里,都把他悶壞了,他這幾天本就打算好好的放松身心,四處游玩并品嘗美食的。

    葉清帶著葉瑛她們坐著牛車回到了小院。

    一進入小院,葉瑛的眼睛就四處看,“清妹妹,這真是你買下來的院子啊?看著還真不錯,離著書院又近。”

    吳彬也點頭,“嗯,是不錯。就是有點貴,這么小的院子就要一百八十兩。若是在東邊能買兩進兩出的大院子,還是新的。”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