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99章 你不得上去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白離初還沒有上去,看見兩人鬧矛盾了,他有些譏諷的看了上官永常一眼,以后自己也要和這家伙絕交才行。

    葉清走到一半路的時候,卻被劉師爺給攔住了,“這位學子,請問你是?”

    “我是和錢君寶一起來的,他身體欠佳,提筆無力,我是給他謄寫詩詞的幫手。”

    劉師爺盯著葉清道:“樓上自有小吏會負責幫錢公子謄寫詩詞的。

    你又不是入圍的學子,無關人等,不得上去。”

    葉清聞言,看著劉師爺,面容沉靜如水,眼眸認真中帶著凝重的道:

    “可我是個大夫,若是君寶到時候身體突然不舒服,我還可以幫上忙。”

    劉師爺聞言皺了皺眉頭,當即冷笑出聲:“若是這樣,他今日也沒必要非要參加這詩會啊。”

    錢君寶還沒有開口,葉清冷哼一聲:“可這詩會是知府大人親自發出的邀請函,又是三個州府聯名舉辦的,想必是個讀書人都不希望錯過吧?”

    劉師爺擰著眉,覺得葉清說得也有道理,但葉清并沒有被邀請上頂樓。

    突然放一個不相關的人上去,到時候就算陳知府那邊好說話,但其他幾位官老爺那兒就不大好解釋了。

    他想了一下對葉清說道:“今次的詩會確實對學子們來說很重要,但如果錢公子需要帶著大夫上去,反倒讓上面的老爺們覺得他太過功利了些。

    何況,你是不是大夫,老夫也不知道啊?你如何證明?”

    聽見葉清和劉師爺爭論,眾人都將注意視線轉移到他們身上,下面有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沒想到那錢子瞻,為了這詩會還真是夠拼了啊?”

    “也不知道到時候他會不會突然做詩就暈倒了。”

    也有人反諷道:“呵呵……若是我能上頂樓做詩,我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啊。你們能嗎?”

    “那也不用帶個大夫來吧?”

    這邊錢君寶捂著心臟位置,皺眉道:“不知為何,我這里總有一種異樣的緊張,所以我才帶著大夫來的。”

    劉師爺還是冷笑說道:“就算他真是大夫,那也不行,除非他和你一樣……”

    “和他一樣——”葉清出聲打斷,“您是說,如果我也能當場作詩,那么我就可以上去了?”

    劉師爺瞥了葉清一眼:“你若是有這樣的本事,自然可以上去,但你若是亂來,不但你要被轟下來,也會連累到錢子瞻的,你可不要胡鬧?”

    三樓所有人都用一種看白癡一樣的目光望著葉清,這人是不是傻了。

    人家不讓上去就不上去,那錢君寶看著也不像是會馬上嗝屁的人,用的著寸步不離嘛?

    該不會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之前還見他們拉拉扯扯的呢……

    可是,葉清堅定的對劉師爺說:“那我上去以后,會和他們說明一切的,也會當場做一首詩,若是官老爺要把我們轟下來,我們愿意承擔后果。”

    劉師爺一聽,頓時臉色大變!看向錢君寶問道:“錢子瞻,你說呢——”

    錢君寶點了點頭道:“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我們愿意承擔后果。”

    劉師爺還是有些猶豫,他板著臉說道:“這樣吧,若是你現在能做一首詩出來,老夫就讓你上去。”

    他是有些不相信葉清能作什么詩的,但他也不想得罪死葉清,看著這人很富態貴氣。

    怕是什么公子哥沒有文采,卻喬裝打扮想上去看熱鬧,才裝成大夫的。

    “好吧,我這里正好一首詩。雖說是今天就做好了的,不過也不違反你們的規矩吧。”

    今天做的?

    劉師爺暗暗冷笑,恐怕是早就做好的吧。但他面上不顯,淡淡道:“只要你的詩符合七夕詩會的要求,都可以。”

    “那你聽好了!”葉清咳了一聲,緩緩念道:“莫怪王母太狠心,王母最懂人間情。

    若非一年一度見,哪得纏綿到如今。古來多少癡男女,七夕只因織女名。銀漢玉鵲私語罷,廣寒孤醒瑤池清。”

    劉師爺十分震驚,沒想到這家伙還有點才啊?

    只是這詩有些太白話了,但也算過關了,而且眼前人的身份不明,還是不要太過于得罪了的好。

    于是劉師爺笑道:“呃……有點意思。好,你上去吧,不過若是頂樓的老爺們認可了你大夫的身份,那么你不做詩也是可以的。”

    葉清拱了拱手,“多謝!”然后低聲對錢君寶笑道:“待會兒上去之后,若是那些人沒有問起我的事,咱們就不吭聲。”

    “無妨,左右今天不過湊個熱鬧,我并沒有爭強之心。你高興就好了,若是不開心咱們不上樓也行。”

    “還可以吧,沒有什么不開心的。我相信你,就算拿不下魁首也不至于被轟下來。”

    “放心吧,他們不會把咱們轟下來的。”錢君寶語氣篤定的道,既然之前那些人就允許他這樣臨場作詩,那也表示陳知府已經心里有數了。

    就算他今天做的詩差強人意一些,那些官老爺也不會真生氣把人趕下來,破壞了過節的氣氛。

    何況,他對自己還是有信心的。

    見到葉清和錢君寶上樓去了,上官永常在下面又傻眼了:“那胖子還真的上去了……”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還沒有離開的白離初問道:“他剛才念的什么,你聽清楚了嗎?”

    白離初搖了搖頭道:“沒聽清楚,不過應該還算不錯吧,要不然不會讓他上去的。”

    上官永常眼珠子一轉,突然問道:“你那還有沒有詩,借我一首如何,我也想上去頂樓看看。”

    白離初用看白癡一樣的目光看了上官永常一眼,他無視了上官永常,皺眉說道:“以后別說你認識我。”

    說完,白離初一拂袖,轉身離去。

    “你——”上官永常氣結!

    四下看了一眼,發現已經有人用異樣的目光望著他,上官永常急忙朝四樓走去,他的詩詞也做的不錯,剛才被選上了,可以上四樓。

    只是錢君寶和白離初都和他變成了陌路,他簡直快瘋了!

    咬了咬牙,低吼道:“你們給我等著,秋闈之后,看誰能笑到最后。”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