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24章 為什么拒絕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從小冬曲的父母對自己也是如珠如寶,她的娘親更是諄諄教誨她這一輩子,都不可以輕易給人做妾。

    他們只有她這一個女兒,萬萬不能輕易就作踐自己。

    給人做了妾,那就入的是賤籍,一輩子可就翻不了身了。

    雖然這鄭春盛口口聲聲說他的娘子身體不行,很快會離世。

    但他居然當著一個外人的面,就詛咒自己的妻子,想必他平時的為人,已經不像是自己小時候所知的那個憨厚本分的春盛哥了。

    現在他更像是一個商人……

    若是自己真的答應了他,以后能生兒子還好,若是生不出兒子,只怕無依無靠的自己,下場也好不到哪兒去。

    何況,自己也從來沒有愛慕過他。

    葉清已經答應她了,以后不會干涉她的婚姻大事,若是自己在主子手底下好好做事。

    每個月拿著一兩銀子的月錢,加上他們偶爾賞賜的,幾年之后她再找個老實本分的男子當妻子,豈不是更好一些。

    何況跟著葉清,自己吃得好,住的好,穿得好。

    又能跟著葉清請來的女夫子學習,還有那么多朋友……

    這種日子,不比突然嫁給鄭春盛當什么妾好啊,再說她現在才十三歲呢?

    真要成親生子也得兩年后……若是他的妻子今年就斷氣了,那個時候他們家在找一個妾回來生孩子,那還有自己什么事兒啊?

    于是冬曲輕揚起歉然的笑容道:“謝謝你,鄭大哥,我還小……不想馬上嫁人……

    而且我的贖身銀子是三百兩,恐怕你娘不會同意的。所以……很抱歉。”

    “你……說你的贖身銀子是三百兩?”鄭春盛被她的話弄得立馬臉上露出的震驚之情,又紅又白的。

    一個丫鬟而已,又不是紅館的姑娘,贖身銀子怎么要這么多。

    鄭春盛心中狐疑,難免就想歪了,以為冬曲是在那種地方當姑娘。

    或者說是正在被那地方的嬤嬤培養的姑娘,出門在外明面上卻說自己是個丫鬟?!

    “是,我們家小姐說她的丫鬟,也是金貴的,身價要比別家高。”

    冬曲頷首,這話她倒是沒有騙他,當初自己也是很吃驚的,以為葉清是故意刁難她們。

    但隨著這些日子的相處,冬曲是真真發現葉清是把她們幾個丫鬟當人看。

    不但在各方面都對她們幾個丫鬟好,而且平時對她們也沒有頤指氣使,更沒有克扣她們什么。

    說她們是丫鬟,相處起來卻更像是一家人一般。

    聽見冬曲的回答,鄭春盛有些失望還有些不以為然,嘴唇一扯低問道:“你們家小姐是什么大官的女兒嗎?”

    “不是,她就在那兒呢,鄭大哥如果你沒什么事,我要過去了,讓小姐等太久不大好。”

    鄭春盛朝她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到一個身形圓潤女子的背影。

    “她對你好嗎?”

    “非常好,遇見她是我的幸運!”冬曲由衷地點頭。

    “你真的……不愿意讓我替你贖身嗎?其實三百兩銀子……我也不是不可以……”

    冬曲卻打斷他的話,泛出苦笑道:“鄭大哥,其實我從來就沒想過要給人當妾,而且你忘記了嗎?

    我今年才十三歲,我并不想那么早就嫁人的。

    就算你我今日都同意了,想必你娘親也不會同意的。建州這么大,想來還有許多姑娘你們可以去找的。”

    鄭春盛以古怪的眼神看了她一會兒,而后笑道:“紅霞,如果我說……我們先定親,等我娘子過世之后……你會嫁給我嗎?”

    冬曲聞言,愣了愣,雙眸瞅住他,沉默了好半晌。

    這人是有多薄情啊,就算他的妻子真的熬不過今年冬天,也不要張口閉口就說出來啊?

    他這樣,反倒讓冬曲有些看不起他來了。

    她的聲音冷了下來,“鄭大哥,你希望我回答什么呢?既然你的妻子病重了,就該專注在你妻子身上才是。”

    “是,我知道,我既已娶了她,便該專心讓人照顧她的身體,可是……”鄭春盛聽她這樣說沒有著惱,只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其實一直把他當一個妹妹來看待的,我和她之間只有親情和責任吧……

    特別是這兩年來……其實我們……哎,我只碰過她兩回……你說……”

    “好了,鄭大哥……我不想聽這些了,我要過去我們小姐那兒了!

    若是你家小妹什么時候能夠到崇陽鎮上一趟,我很歡迎她來找我。”冬曲打斷他徒勞的傾訴。

    “還有,鄭大哥我相信你娘以后一定會為你找一個能生的女子,現在你專心對待你的妻子吧!”

    鄭春盛以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會兒,有些意外了!

    “你若是覺得你家小姐在這兒,你有些為難,不如我去跟她說?”

    冬曲趕緊搖頭,“不不不不……千萬別……鄭大哥,其實我對于嫁給你并不是很有興趣。

    這事就到此為止吧,多說無益,我只是把你當鄭春燕的好哥哥,也只把你當一個鄰家兄長看待。”

    鄭春盛聽她這么一說,面子上有些掛不住,又看住了她,撇了一下嘴角道:“好……我知道了,我希望你以后不會后悔!”

    冬曲心里嘆了一口氣,有些郁悶。

    看來,之前自己遇見他,和他在這里說話,遲疑不決讓他誤會了,若自己真是被他迷惑了真嫁給他,以后說不定會是我這輩子最后悔的事。”

    “鄭大哥……”冬曲話還沒說完,鄭春盛卻打開手里的扇子,故作灑脫的道:“既然得不到你,我只好另求慰藉了。”

    冬曲張嘴想說什么,隨即又合上。

    她還能說什么?

    這會兒,她是真的后悔跟他在這里瞎扯半天了……

    “店家,鍋邊好了的話,端過來吧!”朝攤主喊了一嗓子,冬曲迅速朝葉清那兒走去,目光再也不看那鄭春盛一眼。

    見冬曲回來,葉清才轉過身,瞅了她有些黑的臉色問道:“怎么了,遇見了故人不開心?”

    冬曲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再拿一個小碗。

    用茶壺里的水涮了幾下才說道:“呵……他說要替我贖身。”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