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94章 他醒了過來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白離初一愣,低眼看了看碗里的雞屁股皺了皺眉。

    葉清見他們互懟,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她托著腮,望著白離初。

    不知道他會怎么處理呢?

    吃還是不吃!

    風華絕代的大才子白離初耶,她有些期待怎么辦?

    白離初眸子低垂,狀似思考。

    很快轉頭看著有些幸災樂禍的葉清,長臂一伸把那東西夾到她面前的碟子里。

    他對她說:“這個還是女子吃了好一些,吃了能夠美容養顏,皮膚滋潤,來別客氣。”

    “……”葉清懵逼的看著白離初。

    無妄之災啊!

    她有些后悔之前,怎么忘記把雞屁股扔了呢。

    這下好了,他禍水東引,她干笑一聲,“呵呵……”

    然后夾起那塊雞屁股,手一抖,那雞屁股就不知道飛到哪兒去了。

    唉,不知道他們兩個今天怎么突然抽風了?

    她只好站起身來,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招呼道:“吃,吃菜,不然等下涼了,味道就變了!”

    半晌后,吃得差不多了。

    錢君寶又給白離初挖了一大塊黃黃的東西,伸長筷子道:“來來來,白兄你大病初愈,吃這個補一補。”

    葉清眼尖,發現那是一塊碩大的生姜,用來燉雞的。

    還來?

    唉……

    她無奈的苦笑,半空中把那姜接了,然后用眼神笑著對錢君寶說道:“君寶,你今天有點皮啊!”

    錢君寶回她一笑,然后將筷子放下,又瞟了她一眼,似乎有些怨懟的樣子。

    白離初來家里吃頓飯,其實他沒有太大的意見。

    但人家本來住在客棧好好的,干嘛非要接他到這里住下呢?

    而且她難道不知道,這白離初嘴里可是一直稱呼她~~“葉姑娘”!

    對于已經成婚的她來說,這個稱呼的涵義可就過了啊……

    當然白離初上個月給葉清擋刀,救了她,他是很感激的。

    但感激過后,細細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

    另外,他也發現白離初身份不那么簡單,不像是純粹的一個書香門第的子弟。

    通過莫策的記憶來看,偶爾能發現他和葉清有相同的一些特質。

    只是,這種事,不好求證。

    當然他也懶得求證。

    就是自己和葉清還有三年的守孝期要等,只希望白離初不是他想的那樣。

    葉清見錢君寶的表情,也只能苦笑著對他眨了眨眼,聳了聳肩。

    這時,白離初放下筷子,淺笑道:“我吃好了,菜很好吃,多謝葉姑娘盛情款待。”

    錢君寶聞言,眼皮子一抖,心下腹誹:明明是我夫人,怎么老稱呼她做姑娘呢?

    想到這他就有些不爽,抬眸朝白離初挑釁的看過去。

    用眼神說道:“小子,她已經是我夫人了,名花有主,稱呼快改改!”

    白離初是何等玲瓏剔透的人,秒懂。

    但他故作深沉的半閉著眼睛,就是明知道自己稱呼有錯,也知道錢君寶眼神說的什么,但只要葉清沒提出來,他就是不改口。

    葉清并不知道他們在打什么啞迷,而對于“葉姑娘”這個稱呼,她一時間并沒有覺得有什么太大的不妥。

    白離初應該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在后世,她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還是初中生呢,他叫她姑娘也沒什么錯。

    不過,她的沒反應,在錢君寶看來就不是這么一回事了。

    他不是不信任葉清,只是有了一點點危機感。

    錢君寶目光銳利地看向白離初問道:“咱們再來幾局如何?”

    “好啊。”白離初立刻應道,目光同樣犀利的看著錢君寶。

    想當年,他可是“全國少年圍棋比賽的季軍”可不會在棋藝上慫。

    葉清見他們似乎有點火藥味,只好苦笑著臉站了起來,緩緩說道:“我去叫人來收拾一下,然后給你們端點檸檬茶過來。”

    ………………………………

    勤舟院某間屋內,傳出某人不時的怨聲怨氣。

    透過半遮掩著的門,隱約可以看見錢多多將某個半穿著麻布衣的男子按在床上……

    “怎么被打的這么厲害,之前還沒覺得怎么樣,這會兒看見了,連臉都是花的。

    看來他就算醒了,也接受不了自己變得這么可怕吧,天可憐見的喲!”錢多多一邊唏噓一邊一點點涂膏藥。

    不過錢多多本就是沒什么耐心的人,有些粗手笨腳,若不是男子還在昏迷中,絕對會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

    很快,麻布衣男子就被涂成裹泥的豬一條。

    涂完了,錢多多還滿意的欣賞了片刻,兩眼熠熠閃光。

    “看我對你多好,有傷的地方都涂上了。”

    錢多多又看了他一會兒,才離開。

    而等房門被關上之后,床上的男子居然緩緩地睜開了眼。

    他小心的轉了一下脖子,入目凈是一片陌生,附近還有三四張不寬的竹床,鼻間還能聞到濃重的藥味。

    他這是被人救了?

    不,他不是被那些人給拍賣了嗎?

    他記得買下他的人,是一個明麗的女子,那可惡的胖子還稱呼她為什么夫人。

    難道是她叫人給自己上的藥!

    呵呵,這是怕自己死了就賠錢了吧……

    他動了動身子,發現身上也沒繩索或者鏈子之類的東西,倒是有些驚訝。

    那女人就不怕他醒過來,逃跑了嗎?

    他掙扎著慢慢半坐起來,斜倚著床頭,出神的看著房門的方向,耳朵微微動了動,聽著外面的聲響。

    不過外面挺安靜的,連風聲都沒有。

    半晌他喃喃道:或許,她是想先懷仁,然后再叫自己為她賣命!

    沒想到,他堂堂少谷主,居然成了一個被人拍賣的獸奴。

    若不是那次任務,他被那人強大的內力震碎了一點心脈,武功失去大半。

    又被寒冰氣浪給傷得遍體鱗傷,接著再被水流沖下暗流,把他臉都劃傷了。

    又得不到適時的治療,讓傷口有些腐爛,他也不至于落魄到如此地步!

    而這一切,全都是拜一個人所賜!

    要不是他,大師和師弟就不會死,他也不會被他重傷。

    還被人給抓去當成畜生一樣拍賣,做什么獸奴。

    想到這些,他牙根緊緊地咬在一起,目呲欲裂。

    可惜這天大的仇卻沒地方報了,想必那個人死的連個全尸都不會有了吧?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