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59章 看分去打吧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sqbbkp.live

    踏青季,菜市場那里擺放著一捧捧青翠欲滴的、滋味各異的野菜,買了一把鴨腳艾,才3塊錢一把。

    這菜又叫甜艾。

    艾葉是一種藥食兼俱的食材,尤其是對女性特別好。

    主治祛風止咳,活血和瘀。

    用鮮嫩的鴨腳艾煎蛋飄香四溢,不僅活血和瘀,還是女性的痛經良藥,對于女性朋友來說功效特別強,有效維護女性身體健康。

    …………

    這世子妃得的是心病。

    所謂心病還要心藥醫,但葉清看出來了這什么世子可能根本就不愛他的媳婦。

    哀莫大于心死,很多時候失去愛人的女人更容易產生輕生的想法。

    加上王府規矩多,本就有抑郁癥的世子妃,這病就更加難于痊愈。

    不過,這回葉清覺得一定要找讓世子妃三番兩次自殺的根源才有可能治好她,而要找到這個根源的辦法或許只能用催眠術。

    催眠術其實是利用心理暗示進行溝通的技術,是繞過人表面意識而進入潛意識輸入語言或肢體語言的行為。

    是心理暗示行為,施術者通過語言、聲音、動作、眼神的心理暗示在受術者的潛意識輸入信息,改變其思維模式和行為模式。

    受術者可以閉上眼睛,也可以不用閉上眼睛,甚至會無意識接受了催眠師的心理暗示。

    催眠的深度因個體的催眠感、催眠師的威信與技巧等的差異而不同。

    催眠術最初是多應用于心理治療,

    接受催眠時,人說的都是真話。

    受自己大腦控制而編謊話的幾率是零。因為催眠的那一刻,人的大腦是受催眠師控制。

    這也是一些高級心理治療師會用到技術,當然葉清現在還沒有掌握。

    好在,上次在聞人府她獲得了不少稀有的動植物,兌換到上百萬的金幣,花上一些學會催眠術倒是不虧。

    想到這里,葉清迅速進入空間,花了20萬金幣買了初級催眠術,又花了30萬買了微型胸腔心血管外科手術器械以及花兩萬金幣買了一瓶補血藥劑。

    出來之后,葉清先給她服用了補血藥劑,以免她昏迷不醒。

    因為催眠術只能爭對醒著的人,而那金釵也可以晚一點拔出來。

    等世子妃面色變得紅潤之后,她卻望著葉清輕輕問道:“你可不可以不救我?”

    葉清一愣,搖搖頭,她嘆息一聲,眼神瞬間暗淡無光。

    一條年輕的生命擺在面前,葉清自然不愿意見死不救。

    她還年輕,還有一個剛出生的兒子,本身她的身體也沒什么絕癥。

    只不過是遇見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真的不值得放棄自己的生命,葉清覺得再傷心也沒有過不去的坎。

    時間是一劑良藥,她會幫助她忘記那些不愉快的事,重新開始生活的。

    她又看了世子妃一會兒,再不著痕跡的對世子妃施展了催眠術。

    原本葉清是要先給她動手術的,但她一心存死,葉清覺得要趕緊找到根源才好對癥下藥。

    世子妃只是一個普通女子,而葉清不但掌握了催眠術,還擁有中級精神力量。

    只施展了一遍催眠術之后,世子妃的瞳孔就放大了一半。

    “世子妃,你現在看著我的眼睛。”葉清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對她說道。

    世子妃無意識點了點頭。

    “世子妃,你是喜歡世子也愛自己的兒子的是吧?”

    葉清看向世子妃,十分鄭重的低聲問道。

    世子妃看著葉清的眼睛一時間說不出是什么感覺,但她卻老實的點點頭,又搖搖頭。

    葉清見她搖頭,有些意外問道:“你不喜歡世子……”

    “我喜歡他……”世子妃真誠的說道。

    “可……是為什么你要搖頭?難道……你不愛自己的孩子……”

    葉清想到這個可能,自己都失笑,哪有母親不愛自己和所愛之人的孩子?

    可偏偏世子妃居然點頭了,而且有些咬牙切齒的的說道:“是,我不愛他。”

    葉清注意到她那雙漂亮的眸子里凝聚出來深深的怨恨,吃了一驚。

    很快意識到這里面的事情不簡單,葉清環顧了一下四周,見門窗關好。

    又聽了聽外邊的動靜,發現沒有人在偷聽才轉頭認真的看著世子妃。

    “我看的出來,你很愛你的相公,而且一直都喜歡他,那為什么不喜歡你們的兒子呢?

    你可以在我耳邊小聲的告訴我。”這話,葉清問得很小聲,只有她們能聽見。

    或許是問道了世子妃埋藏在心里的大秘密,她開始有些抗拒回答。

    見狀,葉清掏出一條紅寶石吊墜的項鏈在她面前搖了搖,世子妃的眼眸再次渙散起來。

    “對……放松……看著它,放松……放松之后聽我的,在……慢慢地小聲的告訴我為什么你不愛自己的兒子好嗎……”

    “好……我聽你的。”世子妃臉上沒有表情,眼神呆滯。

    葉清見她再次陷入催眠之中,趕緊說道:“世子妃,你可以說了,在我耳邊小聲的說,放心這里沒有其他人。”

    很快,世子妃輕輕靠近葉清,展開嘴巴對葉清低聲細語道:“我不愛他,因為他不是我和承煜的骨肉。

    他是一個孽種,他不應該來到這個世上的……”

    說完,她的嘴角開始輕輕的顫動著,眼皮也閉了起來好像非常累。

    而葉清卻完全被驚呆了。

    她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的女子。

    但很快她就想到,這或許并不是世子妃自愿的,她既然深愛世子,應該不會做對不起他的事。

    再次看著世子妃,葉清瞄了瞄身后,起身在她耳邊小聲的問道:“那,你知道孩子是誰的嗎?”

    聽到葉清小聲的在自己耳邊問,世子妃卻有瞬間的遲疑,甚至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才有些猶豫地慢慢開口:

    “是王爺,是他醉酒強迫了我,他是惡魔……惡魔……他后來還……還……”

    聽到這個答案,葉清突然明白了世子妃為什么執意要自盡了。

    有一個不愛自己的老公,以及一個褻瀆了自己的公公。

    生了一個不該出世的孩子……

    而這種事,她根本無處去訴說,也不敢告訴任何人。

    或許唯有一死,才能解脫。

    到了這時,葉清也開始猶豫,到底還要不要救她一命了。

    這種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莫大的痛苦。

    活著就需要她日日夜夜受到鉆心的痛苦,還有承受萬一哪天秘密曝光的恐懼。

    到時候,恐怕整個南平王府會翻江倒海。

    而王妃和世子絕對不會讓她和那個孩子活著的。

    甚至,就算活著。

    世子妃的娘家人也會因為蒙羞,而對她做出更多的事。

    那時,這些人會覺得世子妃還真不如死了的好吧?

    葉清從震驚之中回神,最終還是決定挽救世子妃的生命。

    她再次進入空間里,兌換出中級催眠術,她決定將世子妃的這段不堪的記憶抹去。

    讓世子妃認為孩子是世子的,這樣她才有動力生存下去。

    至于罪魁禍首南平王爺那邊,也得想個辦法讓他徹底的忘記這件事才行。

    不然,萬一哪一天從他那邊漏出了風聲,那么葉清現在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雖然這樣做,在綱常上來說,是不對的。

    但,世子妃是無辜的,從她三番兩次自盡,就可以看出來,她并不是那種貪戀權勢地位的女子。

    更不是那種妖媚會蠱惑人心的女人,她只是想要一個愛自己的丈夫,一個所愛之人的孩子。

    既然已經得不到丈夫的愛,那么有一個孩子作伴也是好的。

    如今兩樣都失去了,她不想繼續活著也就說得通了。

    葉清對自己的做法,并不會感到愧疚。

    好死不如賴活著,她還年輕,以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想到這些,葉清毫不猶豫再次給世子妃施了深度催眠,讓她忘記那痛苦的一切。

    接著點了世子妃的穴道,然后給她打了麻痹藥劑,準備給她做手術,將那根金釵拔出來。

    ……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又過了兩刻鐘,屋內依然沒有任何的動靜。

    “煜兒,你說屏兒她不會真的挺不過去吧?”南平王妃一臉焦慮的看著兒子問道。

    李承煜面色變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王妃說道:“現在我們也只能夠聽天由命了。”

    這一刻,他心中所抱的希望也小到了極點,畢竟世子妃的傷太重了,而那什么女醫待在里面的時間實在太長了。

    “如果,我說如果屏兒真的挺不過去,你要答應我不要把那苗霜霜立為世子妃?”南平王妃面色沉沉地問道。

    這一刻,王妃的內心之中開始做起了最壞的打算。

    愕然聽到母親這句話后,李承煜微微一愣,隨即眉頭緊緊的蹙在了一起。

    為什么自己的母親無論如何就是不能接受霜霜呢,她也已經懷了自己的骨肉了啊?

    霜霜和自己認識的時候,她的家世也和世子妃的家世差不多的,若不是后來苗家落敗了,他和她早就在一起了,那么他們的孩子也早就出生了。

    不是他心狠,不愿意世子妃活著,他并沒有想要世子妃死。

    只是萬一她去了,還要占著那虛名做什么?

    此刻,他一點也不能理解母親的想法。

    可要他拒絕,他又有些猶豫,畢竟世子妃變成這個樣子,多多少少都和他有些關系。

    想到這里他就忍不住重重嘆息了一聲,他是世子,總不能一直沒有世子妃。

    他不知道如果世子妃去了,以后母親又要他再娶一個世子妃,他要如何和霜霜說明白。

    看到兒子的臉色,南平王妃已經猜到了兒子內心之中的想法,也是忍不住的嘆息了一聲。

    她不喜歡那個苗氏,并不僅僅是因為她們苗家落敗了,而是她在幾年前看到那女子第一眼,就不喜歡她。

    特別是最近這兩個月,更是不喜。

    如果不是她,屏兒又怎么會這么想不開。

    若是她以后也生下兒子,一旦她成了世子妃。那對屏兒的兒子會是很大的威脅,作為屏兒娘家的親人,她自然不樂意看見。

    可現在對屏兒的生死她也沒有把握,不是不信任葉清的醫術,而是屏兒實在傷的太重,何況她還一心求死。

    就算救回來了,萬一那葉清離開。

    屏兒再次尋死,那么就算大羅金仙來了,也是沒用的。

    所以屏兒是生是死,只能夠聽天由命。

    就在南平王妃擔心不已的時候,葉清終于從世子妃的屋內走出。

    看到葉清出來,王妃和世子沒有任何的猶豫,快步的朝著對方走了過去,王妃的步伐有些急促!

    頃刻間母子兩人就到了葉清的面前,兩人仿佛說好了一般,異口同聲的問道:“葉大夫,她怎么樣?”

    葉清看了眼他們,頓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道:“她沒事了,不過還需要觀察兩日,之后就要找個安靜,溫馨的地方好好養病才行。

    她徹底痊愈還需要兩個月吧,這一次我丑話說在前頭,她暫時不能呆在王府里養病。”

    南平王妃心里大石頭落地,急急點頭道:“好,好。只要屏兒沒事,本王妃一切都聽從葉大夫的安排就是。

    過些日子等她好一些,就讓人安排她去別院住上兩月。”

    “我能進去看看她嗎?”李承煜問道。

    葉清搖了搖頭道:“還不能,世子若是想看世子妃,還是等兩日吧?”

    南平王妃見兒子擔心屏兒有些欣慰,握住兒子的手安慰道:“你有這份心我很高興,我們就再等等吧。”

    李承煜看著母親,點了點頭。

    他剛才其實并不是……

    唉,算了!

    一個時辰之后,吃過了晚飯,葉清夫妻在南平王妃的千恩萬謝之下離開了王府。

    也約定了兩日之后再過來給世子妃復診。

    世子妃被救活之后,南平王府沉悶壓抑的氣氛消散了不少。

    然而,有兩個人卻氣得食不下咽。

    “姨母!這可怎么是好?

    那個該死的女人,居然又被救活了。因為她,王爺都不讓我住在王府了,你說我該怎么辦才好?”

    苗霜霜咬破了嘴唇,很不甘心地叫道。

    “哎,禍害遺千年。沒想到,你懷孕了,竟還是一點用都沒有!

    雖然弄了個世子良娣的身份,但不過是個側妃都算不上的侍妾罷了,如今那王爺還正當壯年,你在王府可沒什么地位。”

    姜氏也有些坐不住了。

    “我好不容易才重新回到世子身邊,實在不甘心啊。這個女人,該不會是以退為進,故意尋死覓活的吧?”

    “確實,她的心機手段看起來也很深,又有王妃做靠山,真是好難對付啊。”姜氏狠毒地冷哼。

    “可恨,她怎么就不會死呢!”苗霜霜咬牙切齒。

    “上次給你的那個藥,你倒是用了嗎?”姜氏突然問道。

    苗霜霜經歷過家道中落,失去愛人,其實已經變了許多。

    她早在五年前就被姜氏給介紹給了一個有錢人,做了外室。

    直到一年前她回來,偶遇南平王世子……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